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天幸】再一次

对,摔了一个女性向的手游坑

是日文渣,所以真夏SM的剧情都还没开,求别喷细节

希望大家看到这篇别退粉,并且一起入坑(没有的事


        琉璃川幸见到人生最大的障碍时,是国中三年级。

        这个障碍赫赫有名,而且并不是物体,是名为皇天马的菜鸟演员,当然,菜鸟是他自己加上去的,因为他看不惯他最开始的傲慢。

        说是障碍,名符其实,他几乎不记得和这个菜鸟演员相处的期间有哪次不是处于争吵的状态,再加上同寝室,几乎是24小时的碰面争执,说是魔障也不为过,尽管有时候是自己挑起纷争的。

        天马其实人挺好的,监督和其他人都给过这样的评价。幸即使知道也无法开口认同,实在是因为那个笨蛋有太多地方都惹自己不开心,例如有时后他想停止对话了,对方却少根筋的无法察觉,最后搞的两边嘴都酸得要命,只好以沉默就寝来覆盖这回合,不得不说,天马真的只对自己如此,令他搞不懂到底是哪里做错了。

        例如真夏祭排演公演的时候,他好不容易低下头拜托天马看看自己的演技,得到的答案却一直都是「不行」,具体的不行在哪里虽然他有说明,但改善之后的答案仍是不行。

        幸记得那阵子自己每天几乎说了不下一百遍的的「喜欢」,这并非他自愿的,而是天马总是只有那段不满意,令他每次都差点对天马咆啸。

        总结来说真夏祭是成功的,他却对自己有没有演绎好角色感到忐忑不安。 「都是那个菜鸟演员害的。」幸在心里默念,走下舞台时看到天马朝着自己走过来,手心里都是汗。

        「不错嘛!」听到天马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幸先是皱眉,然后对天马大声问道:「那跟平常的有什么不一样!?」

        「这次的感觉特别好啊。」又来了,这种毫无根据的发言,幸假装没有发现天马说出夸奖的瞬间,自己不安的心情消失,对他翻了一个白眼之后,听从其他人的建议一起逛祭典。

        祭典上各式各样的摊贩令左京十分不安,尽管他离开前告诉大家绝对要注意预算,当天马看到金鱼摊的瞬间,预算就被放到一边了。

        好几个人跃跃欲试的冲上前和老板索取网子,太一和天马的兴致尤其高昂,幸在监督的建议下捞了一次,失败就收手了,太一则是几次后便捞了五六只鱼,开心的嚷着要给秋组的人一人一只,唯独天马杵在摊贩前快一个小时了都没有动静,其他人先行离开去逛了其他的摊贩,不知怎么的,幸却留下来了。

        「喂,钱花太多了啦,菜鸟演员。」幸看着天马准备再次索取网子,出声制止。

        「你不是想要一条吗?」天马头也没回道。

        「哈?」

        「刚才的表情明明很想要,真不诚实。」天马像是呢喃搬的抱怨,听得幸脸上几乎红了一片。

        他看到了?幸在心里对自己刚才藏不住的反应后悔,伸手欲拉住天马不让他捞的时候,天马突然大叫了一声:「捞到了!」

        幸被吓了一大跳,天马开心的把袋子晃到他面前,笑道;「怎么样!」

        「还怎么样,你是笨蛋吗?」

        「送你。」

        「哈?为什么?」

        「你今天不是演得很好吗,那什么、奖励。」天马把绑好的袋子往幸手里塞,看向旁边的脸颊若有似无地红着。

        「喔,那位小哥终于捞到了?这条也送你吧!恭喜啊!」老板不由分说地塞了另一个袋子到天马手上,倒是给了幸下台阶的机会。 「你可不要养死了喔。」还是一如往常地充斥着挑衅的台词。

        「啊?你才是,可不要把我的鱼养死了。」天马的表情恢复以往,向老板道谢后大步大步地离开摊位。

        天马是幸人生中的一大魔障,例如现在,他的心跳起不同以往的频率,甚至觉得菜鸟演员都变成了不那么讨厌的代名词,还有点......可爱?

        「喂,你在傻笑什么?走了」天马的喊叫从不远处传来。

        「谁在傻笑。」看着那抹为了自己停留的身影,幸跑了过去。

        再一次,不论多少次,如果可以重来的话,他都会选择加入满开剧团。


评论 ( 5 )
热度 ( 11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