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青黃】記梗

分手的第200天,有人说半年以后再回头看就会发现当初的对象有多糟,想复合的欲望自然就会降低了。 恍惚后黄濑看着自己手上顺带被结帐完毕的篮球杂志,叹了大口气。

和青峰分手不是多么意外的结果,打从他决定去美国而自己选择去考飞机机长后,他就知道彼此都不可能忍受距离限制的日子已经开始倒数了。这并不是多么悲情的事情,他们花了很多日子看清彼此的心意才在一起,但是未来有太多太多需要考量,谁都不能保证彼此都还是当初对方喜欢的样子。

也许是从青峰应酬开始,或是自己接受了更远的的航班要求,最忙碌的时候一个月都见不上一面,就算见面了对方也已经就寝了。

只是出乎他预料的是青峰的忍耐度,他是一个极其没有耐心的人,黄濑以为最多不过一年他就不能忍受现在这样的状况,没想到他们这样的日子居然持续了三年多才叫停。

「我们现在是为了什么在一起?」

黄濑从来没想过这么煽情的话能从对方口中听到,讶异之余却也回答不出来,确实,他也对这种情况麻痹了,有时候搞不清楚到底是非青峰不可还是只要有个人在家陪伴就好。

于是他们结束了长达七年的爱情长跑,终点没有幸福美满的结局,却也不是悲剧。好吧,起码对青峰而言可能不是。

习惯是非常糟糕的东西,它能抹灭所有的激情,让你觉得可有可无,却在真正抽离之后又时时刻刻提醒你当初的美好,黄濑承认他没有走出来,就如同高中还没告白前曾经多次说服自己放弃,却仍然忘不了那个耀眼的存在。

分手后三个月他把机长的工作辞了,原因是他所属的公司发生了重大空难,他的母亲哭着求他转业,她不想失去任何一个孩子。

说服不了母亲,辞了工作后他也没回日本,固执地留在纽约挥霍之前的薪水,他说不清自己待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可能最多的还是没有走出去吧。

这几个月他并没有自虐式的重温以往约会过的地点,住屋处也搬到了一间便宜的公寓,更没有再和青峰联系过,他想慢慢忘记有关青峰的一切,不过还是时常手滑买了一本自己很久没有接触过的篮球杂志。

他慢慢晃回家,看到以往都没人使用的篮球场难得地有了人烟,几个小男孩巴着一个高个子不放,黄濑猜想那应该是兄弟之类的。

不久后门铃响了,黄濑忙着整理买回来的食品无法即时应门,访客便乖乖得在门外等待。

「哪位?」一口流利的英文已经听不出他是日本人的口音,来者和黄濑面对面都是一愣,接着黄濑听见他说:「原来你说起英文是这样的。」 究竟他错过了多少东西呢?

「有什么事吗?」面对还有感情的前男友,黄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邀请他进门。

但是青峰仍然是以前那个大剌剌的性格,自顾自推开门便走进黄濑家。

挺小的。青峰逛了一圈后总结,黄濑原本想问他如果里面有人怎么办,但是这种自讨没趣的问题还是不要多说了。

「所以你到底要干嘛?」青峰严重影响了他后面的计画,虽然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来刺探敌情,不过看起来好像没有这个必要。」

「什么?」黄濑自认日文水平没有退步,但是青峰说的话他真的没有听懂。

「反正我要把你追回来。」青峰宣告着,「分开之后,怎么说,还是觉得很不习惯。你在身边的时候快乐多了,找其他人都没什么意思。」

「你找过阿。」黄濑平淡地复诵,他一直都知道青峰跟他在一起后也没有减少对女性的喜爱,只是对于他直接坦承还是有一点难受。

「试过了,没有成功。可能因为我已经习惯跟你谈恋爱了吧。」平常听到青峰说这么令人害臊的话他都会跳起来大笑,现在却开始思考这句话的含义。 其实最终想想,能习惯一个人是多么的幸运?

「所以你想复合吗?」黄濑最终问道。

「嗯。」

「但是我这个套房的违约金很高,我还是要住在这里。」

「这不是应该担心的吧。」

「还有,我辞职了。」

「这也……等等,什么?你怎么没跟我说过?」

「没有契机嘛……」

……

……

分手第200天,也是复合的第1天,黄濑没有想过能和青峰谈一场平淡的恋爱,但是想想却也没什么不好的。

彼此只能适应有彼此的生活,就像习惯一样改了就难受。

或许不是爱情的模范答案,但还是能称之为爱吧。

评论
热度 ( 14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