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三日鶴】缘

【 OOC OOC OOC 是OOC不是CCO ❖】


那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的初遇是在两位主公的交际应酬中,身为爱剑的两人对于寒暄也有几分熟练,互相问安之后便没有交集,直到宴会结束,两人的交谈不超过五句。


已经笃定之后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所以双方没有刻意营造好感给对方,而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事实本该也是如此。


直到近千年后,突然浮出水面的审神者,硬是让两把名剑结下不解之缘。


鹤丸就算不探听也知道三日月自那次宴会之后的不久被冠上「天下五剑」的盛名。虽然仅此一面,但他不认为三日月足以肩负这个称呼。于是在效忠现在的主公,也就是审神者的机会下,他常常一有机会就跑去找三日月下战帖。


他不是想证明自己的实力高于三日月,只是他看不惯那张万年摆着温柔笑容的脸上,没有第二号表情。至于大家都在乎的实力,他是有想过,但屡战屡败之下,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三日月没有过问鹤丸对自己如此坚持的理由,他只是在情况许可下,随着鹤丸的行动答覆。这件本来不算大事的胜负,在众刀剑的围观下,变得十分有趣。还有几位比较没有下限的,居然就在当事人面前开了赌盘,更没下限的,当着鹤丸面前押给三日月,让他对三日月的好感度直飙负数。


三日月显然没有辜负近千年来的盛名,场场必胜不在话下。但这却不是众刀剑们可以一直围观下去的理由,鹤丸跟三日月的胜负每次都是在千钧一发下定论,他们是感觉不出来,但鹤丸知道,那是三日月在给他找台阶下,他心里虽有不满,但也不好意思指责。


每天例行的决斗让大家乐此不疲,却没人有把握这样的休闲可以持续多久。一来是抓不准两人的耐心,二来敌方的行动也越来越明目张胆,较为主公重用的名单里少不了这两位主角,事情的严重也让一些平常鲜少被点名的名刀们被推上战场,可以一天不用出阵的日子,已经很少了。


就算贵为天下五剑和实力仅差一点的名刀,也不可能不受伤。之后这一类的决斗,一周内很少出现超过三次。


在一个入冬的下雪天,鹤丸又像闲暇时一样,跑去找三日月,但这一次,他却被拒绝了。鹤丸显然很错愕,在他的认知里,三日月可没什么脾气,对自己,那哪叫耐心,根本是恒心。平常颜面表情不少的他,这次也如实表现自己的情绪。


三日月将鹤丸的表情从期待、错愕,到最后的低落收尽眼底。他大笑,接着拍拍身旁的位子示意鹤丸坐下,找不到理由拒绝的鹤丸也乖乖坐到三日月的旁边,这让三日月惊讶了一下。


「我还以为你讨厌我呢。」


「是不喜欢。」


鹤丸的答覆让三日月又失态笑了出来,在鹤丸赌气说出「不要笑。」之后,才停下来。


「那可以说说不喜欢我的理由吗?」这不是自信,但三日月真的不觉得自己的为人能让一个人这么针对自己,鹤丸犹豫了一下,接着劈哩啪啦的讲了一大串对三日月的不满,弄得三日月一愣。


「喂喂?」鹤丸在三日月面前挥手招魂,才把三日月从失神中拉回来。


「这样阿,其实我很想跟鹤丸当朋友呢。」三日月看着鹤丸的表情很真诚,但不知道为什么,鹤丸讨厌他那样子笑。脑袋还没思考清楚怎么说,嘴巴就先动了起来「不要那样笑。」


三日月马上把那万年笑脸收起来,鹤丸却被三日月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吓了一跳,因为就连在战场上,三日月还是那副N年不换的一号表情,现在不笑,就像是鹤丸心中天下五剑该有的样子。


「算了算了,这样好恐怖。」卸下心防的鹤丸知道这是三日月在闹着他玩。三日月听到鹤丸的话,笑容马上回到自己脸上。


「你为什么想跟我做朋友?」鹤丸把话锋拉回,提问时身子也往三日月在的方向探过去。


「因为鹤丸很漂亮。」


「啊?」满脸不解的鹤丸等着三日月解释下去。


「像今天,雪下的那么漂亮,要我跟像雪一样漂亮的鹤丸战斗,我做不到。再者,鹤丸很有趣。」鹤丸的脸因为这句话红透了,不过像今天这样坐下来好好聊天,他可以肯定,对三日月,自己绝对讨厌不起来。


「所以,可以和鹤丸当好朋友吗?」三日月伸出手,鹤丸没说话。不过看两人交叠的手,不难想,之后会变得多要好。


❖-


「可是现在就是太要好啦,都要好到床上去了」岩融即使在众短刀孩子的面前,说话还是没什么分寸,这还是有今剑在的时候。如果今剑不在,不难想像他说的话会变得更没下限。


「好勒,友谊史结束了。接下来是爷爷们的爱情史!要听的乖乖坐下啊!」一不做二不休的岩融还打算继续说下去,这时在故事进行到一半就待在房外听的鹤丸马上闯进来「友谊史接下去还有爱情史?岩融你是觉得我没办法说说你跟今剑的爱情史吗?想听你们园长的故事的,出来排队!」


「鹤丸你哪能这样阿!我这是机会教育!去去去,少污染这些纯洁的孩子们。」


「你现在倒还有下限阿?刚刚呢?孩子交给你就不对!当心我跟主公报告去!」

 

 今剑和三日月听到恋人们如此没营养的争执也无奈的叹口气,互看一眼之后分别把恋人抓回来,一个留下来继续讲故事,一个被带到走廊安抚去。


「三日月宗近你别拦我!孩子的教育不能等!」还在垂死挣扎的鹤丸想冲回去给岩融封住嘴,但是力气输给三日月太多,被人抱着走呢。


「国永。」三日月一句话就封住恋人的嘴,鹤丸红着脸靠着三日月的胸,小声的喃喃「干嘛?」


「我觉得挺好的,跟国永在一起的过程我也很乐意分享。难道国永不愿意吗?」


鹤丸只是把脸埋得更深,了解恋人的三日月不难从鹤丸加深的红晕知道答案,笑意更深的他在鹤丸耳边低喃「下次在一起赏雪吧。」


过了很久之后,三日月的胸前传来「嗯。」的回复,三日月的唇扫过鹤丸的额头、耳朵、眼睑、鼻尖、嘴唇,然后回到属于他们的卧室。


今后,他们不但会有相遇史、友谊史、爱情史,还会有更多的,属于他们的故事。三日月笑了笑,在他怀里不明所以的鹤丸,也因为三日月的笑容,绽开笑颜。

 

 ❖------------------------------------------------------------------------------------------

 

码完字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结果还是爆字数。゚ヽ(゚´Д`)ノ゚。

脑抽的产物搞不好会删掉,重点只是鹤丸讨厌爷爷笑而已真的

然后第一次写没抓到人物个性。゚ヽ(゚´Д`)ノ゚。


评论 ( 2 )
热度 ( 35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