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三日鹤】突发无题

   私设有 

   为了我不好好洗澡想这些有的没的忏悔,结果这篇比上一篇废话更多 

❖------------------------------------------------------------------------------

  以借物竞赛作为为庆祝北征成功的运动比试的收尾在审神者的监督下展开,全权负责所有借物内容的审神者又发挥他极致的恶趣味,硬是写下许多令人难为的内容让众人挑战。

  幸运的爷爷们的借物似乎没有那么糟糕,倒不如说是拿到最无伤大雅的内容。

  于是观战的其他人看着三日月和鹤丸对冲,之后大手拉大手一起奔向那条终点線。审神者在看了借物内容后,满意的拍拍两个人的肩膀,并特别关心了一下鹤丸,让众人不禁好奇内容到底是什么。

  所以在比赛后,被推去当问话代表的山伏,一下子就明白鹤丸被关心的理由了。

  两张借物分别是「白色的物品」、「最重要的事物」

  前者是三日月的借物,所以他奔向鹤丸合情合理。但后者......「鹤丸兄弟,原来你对三日月有那种意思阿。」

  从比赛结束后就一直纳闷主公话中意思的鹤丸听到山伏和主公说了一模一样的话,终于忍不住问「到底是什么意思阿?」

  「哈哈哈!这个就让天下五剑来解释吧。拙僧今天这么折腾累了,要和山姥切兄弟一起泡澡,先失赔了!」

  把问题丢给三日月的山伏在离去时还听的见他爽朗的笑声,让鹤丸更纳闷「怎么回事阿?我跟你一起跑就那么奇怪吗,大家怎么都这种态度?」

  「鹤丸,为什么那个时候会选我当借物?」决定好好担任解说员的三日月先问了他个人比较好奇的问题,鹤丸一脸理所当然答「本丸还有什么东西比天下五剑重要?那个问题的答案明显就是你嘛。」

  「那,」三日月坏笑,「如果不是以本丸,是以你个人的话呢?主公就是这个意思。」

  鹤丸花了几秒钟消化这庞大的信息量,然后爆出一声吼叫「啊啊啊啊啊!!我被误会了!?三日月宗近你为什么不辩解?我们又不是那种关系!」

  「因为主公前几天都还残存远征后的疲惫,今天却很开心的样子。」

  「那也不是这样让主公开心吧,我的清白怎么办三日月宗近!!」

  「如果你想要,」三日月往前握起鹤丸的手背轻啄「我可以负责。」

  「谁要你负责阿走开!!」

  那天,当山伏告诉好奇的众人答案时,众人都一副很能理解的样子,搞得山伏比鹤丸更纳闷「为什么都释怀了?」

  听到山伏的疑问,众人更纳闷的反问「「难道他们俩个不是情侣吗?」」,令山伏觉得是自己修行不够才没有意识到那两人的关系,决定更加努力锻炼自己。

  因为这件事被误会的鹤丸,之后因为心累了,所以没有再辩解过两人的事情。

  最后说要负责的三日月,好像也真的对鹤丸展开追求攻势,让众人对这位无事献殷勤的爷爷感到不解。

  算了,情侣之间的事情就随他们去呗。 

 

 

- Fin.

 

评论 ( 3 )
热度 ( 33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