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三日鹤 / 伊达组】考试突发

又来了个乱七八糟客官们凑合着看

伊达组迷妹对不住,其实我不会写他们(°ཀ°)

我也想要萤丸监督考试 (°ཀ°)(°ཀ°)(°ཀ°)

学园paro

「大俱利你抄太慢了!!都要下课了我说,答案交出来啊!!」

「还剩一点。」他头也不回的说。

「鹤丸,快点,先借你抄。」烛台切把自己的考卷往下拉让后头的鹤丸看清楚。

「光忠我爱你呜呜呜。」

接着从斜前方的位置传来撕纸声。

「大俱利你为什么把答案撕掉了!!??你对得起光忠吗!?」鹤丸狂爆化。

「哼。」回应的是令人不悦的冷哼。

「我说你们太...」正当烛台切想提醒两人时,一道清冽的声音传进考场内所有学生的耳里。

「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还有鹤丸国永,给我到办公室去。」

....大声了。烛台切收回还没结尾的后续,跟着两个笨蛋往教室外移动。

-

「答案呢?」身穿蓝色针织衣的监考老师伸手要过作弊道具,不过换来的只有满手的垃圾。

他挑眉,烛台切一边解释小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边澄清答案的来源处是自己。

「光忠,有一个让你们补救的机会,前提是你要配合。」老师听完后,对烛台切说。

「老师请说。」「你把大俱利带到反省室去。至于你要不要一起留在那里我不管,反正今天放学前我要看到有人在那里。」

烛台切听过指令后,不带一絲犹豫就把大俱利拉出办公室,完全不顾没有被点名的鹤丸。

不过也只有这位教师,才会让他这么做。

「我说鹤丸同学,考试期间大声喧哗,还企图作弊,我该怎么处罚你呢?」三日月摘下眼镜,双眼弯得像新月般。

「呃。」鹤丸往后退了几步。他很熟悉这个笑容,只要三日月这副表情他就没有好下场。

「是不是今晚该自己坐上来...」「哇阿阿阿不要说!!」

三日月脸上的笑意更深,勾了勾手指示意鹤丸到他身边去。

自知理亏的鹤丸没有理由拒绝只好过去,虽然他真的很讨厌这办事地点。

「答案呢?」揽过鹤丸的腰,三日月问道。

鹤丸飞快的轻啄三日月的脸,用行动代替答覆。

三日月也不过于欺负恋人,在鹤丸同意之后开始正题。

事后当鹤丸发现三日月没有帮自己请假而使自己多了三节旷课纪录時,因為他处于无理的一方,只好瞪着害自己三节课都没办法上,还让自己腰酸背痛的罪魁祸首,饮恨接受纪录。

【FIN.】

 

 

评论 ( 13 )
热度 ( 79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