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三日鹤ABO】Le Bonheur

原本是拿来纪念审神百日的贺文,却被我拖了两天之久

好想打爱鹤丸胜过孩子的爷爷,这篇就按着这个想法出来了

幸运的不只三日月,能遇到他们的我也很幸运呜呜,爷爷们请永远在一起! 

顺便说说,标题取法文幸福之义,感谢基友赐名 ヽ(●´∀`●)ノ


● 生子有,慎入。


消息传得沸沸扬阳,三日月和鹤丸在一起了,以Alpha与Omaga的形式。

纳闷的要点并不只是两个人怎么好上的,而是好端端的Beta怎么突然就成了Omaga?

令人更意外的消息在四季后,鹤丸怀上了孩子。这个孩子的到来就像鹤丸的性格一样,吓了大家一跳。 

烛台切实在不放心原本孱弱的鹤丸在怀孕期间能好好照顾自己,于是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租着离鹤丸和三日月的家最近的一套套房住进里面开始照顾鹤丸。

鹤丸的孕妇人生过的不太顺遂,自己是身体极虚的Omaga,现在多了个孩子,几乎吃什么吐什么,闻到太腥膻的味道也会干呕,但又不能不吃,弄的身体越发越虚弱。 

三日月很心疼,本来鹤丸就是只Beta,两人在一起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要孩子领养就是,事情却总与愿违,某天鹤丸感觉不舒服,到了医院检查发现开始转化,医生铁青着脸嘱咐伴侣小心行事,三日月第一次知道原来转化是会死人的。

转化的过程很痛苦,三不五时就接到鹤丸的身体状况又衰弱的通知,三日月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无力,盼着哪天可以赶快结束这场噩梦。而鹤丸正式变成Omaga,医生判定能回家的时候,两个人都哭了,确定要长厮守后以最快的速度标记完成,之后甜蜜蜜的过着幸福生活。 

要不是鹤丸坚持生下孩子其实三日月根本不打算生,他情愿不要小孩也不愿让鹤丸难受,好几次扶着鹤丸颤抖着干呕的身体都温柔道「这次还是算了吧?如果是这样我情愿你一辈子和我两个人就好。」而当鹤丸抬起充斥雾气的双眼看向他坚定的摇头,他的心都多疼几分。

幸好前三个月挨过后接着比较稳定,烛台切到家中的次数减少,偶尔还能看到两人躺在房里抱一块,鹤丸的身体渐渐被养胖,惬意的生活要不是微挺的肚子还在,他都觉得自己只是在放假。偶尔肚子里的小家伙踢踢自己的肚子也让他充满新鲜感,三日月则会在鹤丸安分下来后贴上腹部聆听,尽管不知道到底听见了什么。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来到了6个月,腹部单靠松垮的裤装已经没办法掩饰,两人把当初添购的裙装拿出来穿,整天拽着裙摆转的鹤丸气色红润不少,偶尔三日月也会有像是穿上蕾丝内裤这种莫名其妙的提议,不过都以胎教为藉口规定不准再提。古典音乐买了几片,睡前伴着让精神放松,常常连三日月也放松到需要身边日渐嗜睡的孕妇喊才起床。

看着渐渐靠进的待产期,鹤丸心里莫名慌张,半夜常常惊醒,然后被身边的Alpha以信息素安抚后再次睡去,不只鹤丸,即将迈入准爸爸的三日月也会在鹤丸睡着时细细看着脸上的每个部分,接着亲亲额头、鼻尖、嘴唇之后才将身旁的人拥紧入眠。

三个月后,保险起见鹤丸住进充斥消毒水气味的医院病房专心待产,每天总有一批又一批的亲友前来关心,惹得院方都想禁止会面以减少柜台护士的工作量。其间也发生不少趣事,最令人发笑的不外乎是小狐丸居然为了他学习兔子苹果的削法,憋笑憋得痛苦的众人藉着第一个忍不住笑出来的今剑开始笑得东倒西歪,久久不能平复。鹤丸叼着的苹果一直没能吞下肚。

三日月最后悔的大概是没有随时陪在自家的Omaga身边,鹤丸进分娩室的当下他并不知情,院方不知怎么也没能联系到他,最后由鹤丸忍着剧痛报上烛台切的电话,大俱利才连忙开车带着烛台切和三日月一起奔往医院。七八个钟头对于三日月有如一世纪那么久,他待在分娩室外不停的逼自己沉住气,却又马上焦躁起来,好几次想冲进去都被岩融挡下安抚,今剑则在一旁祈祷着能赶快结束。

 等到众人都逼近麻痹时,ㄧ道哭泣声自分娩室传出来,三日月不待人通知便冲进去,映入眼帘的是满头大汗且气息微弱的鹤丸,鹤丸看见三日月失神了几秒,随后提起虚弱的笑脸准备调侃自家的Alpha,却在开口之前被抱了个满怀。三日月不停在鹤丸耳边喃着「你没事。」

听见熟悉的声音,思考过的无数话题转为一声呜咽,鹤丸紧闭着唇不让哭声外露,眼泪簌簌地打湿三日月的肩头。

「没有下次。」三日月心疼的抱紧鹤丸,怀里的人胡乱点头也不晓得有没有听见,不过那都不重要了,已经在心里发誓不让鹤丸受伤的三日月决定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也是最后一个。


第一次抱着新生命,三日月的感触很多,鹤丸坚持的理由他似乎知道了,孩子小小的手握住他的指节,看的他心头逐渐暖起来。把孩子交给鹤丸抱后,他对鹤丸说「我这辈子的幸运大概都拿来遇见你了。」

鹤丸噗哧一笑,对着三日月扮了个俏皮的鬼脸「让你肉麻,这是当爸的感想吗。」

「不是,」三日月揽过鹤丸「这是我对上天的感谢。」

 


「真幸运,遇见你。」 



评论 ( 11 )
热度 ( 162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