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三日鹤】520贺 献给三日鹤的明月

太赶了所以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如果觉得哪里奇怪说出来我马上改T^T

结果最后还是迟到了对不起!

鹤丸此时此刻觉得他有必要向所有人、特别是先在压在他身上的这位,好好说明自己虽然喜欢令人惊讶的事情,但绝对不包括突然被人推倒并箝制在地。

他和身上的人干瞪眼了很久,泄气似得停止挣扎,撇头丢下一句「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以为这件事是你先开始的,鹤。」三日月笑道,俯下身轻蹭鹤丸的鼻尖,每个动作都带着若有似无的亲密。

时间回到和煦的午后,当众人得知今天附近将举办烟火大会,本丸的孩子们都掩不雀跃想在晚上去见识一番,其他人虽然没有像小孩一样把情绪表露在外,但显然也都期待无比。唯一没有染上这气氛的大概只剩鹤丸,没办法,虽然烟火很漂亮,但是自己在神社时已经见识过不少次,再看几次都不觉得新奇。

于是他向审神者接了看家的工作,百般无聊的四处穿梭,又像是想到什么好点子,把自己关在卧室里,连审神者来备案出门都没听见。直到傍晚手头的工作做完,他出了房,并愉悦的把手里刚出炉的各式吓人道具放进每个人房里,暗自期待众人撞见后的表情。

可惜这项能令他获得乐趣的事情到三日月的房前后被剥夺,鹤丸一脸抽搐对面前的人抱怨「你怎么还在这里......」

三日月听见问句后歪头一笑「鹤到我的房间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不,想吓你这种事说出来就失败了。鹤丸默默收起原本应该放进三日月房里的小道具,反正本来也没有能成功的想法,他索性假装没听见三日月的问句,跟着人一路走到长廊并坐下。三日月对难得安分的鹤丸感到讶异,不过对此没有多做评论,把两人份茶点推向鹤丸,一旁的人问都没问就啃起食物来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三日月趁着鹤丸吃完的空档开口,并抓住那只想往他那份糕点摸的手。

「呃,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他试图收手,未果。「关于鹤的事我都想知道。」于是在三日月的坚持下,鹤丸只好拱出自己到底在房间做什么还有补充他原本也想吓吓三日月。 

三日月哈哈笑了几声,本欲开口却被掩盖在烟火绽放的声音中,两人几乎同时望向烟火大会的方向,三日月好奇为什么喜爱热闹的鹤丸没有参与,鹤丸把神社的事说给他听,他才一脸理解的开始吃起糕点。 

「你呢?怎么不去看看。」鹤丸百般无聊的盯着三日月进食,手里把玩着衣服上的装饰。三日月稍微思考,拿起茶喝了几口后回答「因为鹤还在本丸。」并提起手揉了揉鹤丸的头。老实说鹤丸没听懂三日月想表达什么,但总觉得深究不是什么好事,他由着三日月摸头,甚至得寸进尺的躺到对方大腿上去,虽然不是恋人却亲密的举动。 

其实鹤丸一直觉得两人的举动太暧昧,三日月却假装没有这种意思,鹤丸只好由着他日渐明显的举动。他不想打破平衡,因为他不确定当暧昧这层关系被打破之后,两人能维系的还剩什么,三日月的心思很难捉摸,他不愿掉近三日月设下的陷阱,不愿意在这场游戏里当先认输的输家。 

三日月乐于和鹤丸保持这样的关系,一点一滴渗进他的心里,等发觉时才知道原来在心里自己的存在早已根深蒂固,他喜欢鹤丸,所以希望对方在听见自己的表白后答案会是自己想听到的那一个,而且他有很多的时间来让鹤丸喜欢自己,从鹤丸默许自己对他胡来的这点就能看出来在他心里三日月是个特别的存在。 

今晚的夜色很明亮,尤其在没有点灯的本丸里更是如此,鹤丸看着高挂在天的明月,感叹「居然是难得的圆月,今晚的月色真美。」 

接着他被三日月压倒在地,还没反应过来的鹤丸以为三日月要攻击他,惯性拔刀的手在半空中被抓住。 

「我也这么觉得。」三日月贴近鹤丸的耳边低喃「你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吗?」鹤丸愣了好一阵子,仔细思考后慌乱的想推开三日月,红通通的脸带着无法掩饰的害臊,他对三日月辩解「我明明不是那个意思!」 

三日月把剩下的话都堵在鹤丸嘴里,对他轻笑「我还以为有生之年都听不到你的告白,真是太令人惊讶了,鹤。」被刚刚那一吻震惊的还没回神的鹤丸也不晓得有没有听进去,害羞得埋首在三日月胸前「浑蛋。」 

-

明明就是他先喜欢上自己,为什么自己却是个输家?鹤丸搥着三日月的胸口泄恨,被三日月揽进怀里安抚着拍了拍头。 

「不行,我觉得我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如果你打算让我单方面说出那种话我们就分手。」他挣脱三日月的怀抱,并指着三日月的鼻尖道。 

「好,」三日月拉过鹤丸面对自己「虽然你已经承认我们在交往了。」 

在鹤丸气得炸毛甩开手准备离开长廊时,三日月从后面环住鹤丸的纤细的身体,

「鹤,今晚月色真美。」 

评论 ( 9 )
热度 ( 49 )
  1. 羽振其阳春夏如故。 转载了此文字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