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三日鹤】七夕贺 无题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请客官们见谅orz

七夕快乐三日鹤! !

● 这里的七夕是指日本的七夕



距离本丸不远的城市渲染欢腾的气氛,所有人都在为了七夕庆祝,当然那之中不包含任何一位刀剑。

鹤丸百般无聊的坐在长廊上,仰头细数满天星斗,其他人则各忙各的,本丸依旧正常运作,即使是在主公不在的情况下。

当鹤丸终于迈向第五百颗星时,身后突然传来细微的脚步声,接着身后的人问「为什么身为近侍会那么悠闲?」鹤丸停下数星星的动作往后倒,不出意料被接住身体,他就维持着这种悠哉的姿势对来者笑「远征回来了?」

三日月没让鹤丸把重心停在手上,稍微将他扶起之后在他的身边坐下,于是鹤丸的重心从手转移到三日月的肩头。鹤丸也没怎么抗拒,反正这种姿势数星星正好,还能多个天然椅背。

「你还没有回答问题。」得不到回覆的三日月催促鹤丸回答,得到相同的回应「你也还没有回答。」三日月挑了挑眉,大概是熟知鹤丸的个性,只好在这场幼稚的比试中率先服输「是。那么能告诉我了吗?」

鹤丸嘿嘿笑了几声,指向山脚下热闹的都市示意主公的所在「如你所知,又被那个年轻的后辈拖去喝酒了。」

每年的惯例......吗,三日月喃喃道,鹤丸又笑了几声,叫三日月不要欺负没有恋人的人类。想着想着又不对,三日月微微皱眉看着靠在身上的鹤丸,问他为什么在这里。

鹤丸耸耸肩「主公说今天不麻烦我,让我在本丸好好歇着,这种交际应酬他自己来就行。」

主公是非常温柔的男性,会做这种决定一点也不意外,三日月点点头示意了解了,随后两人陷入沉默。夜空中的星星随着月亮的出现渐渐看不清,鹤丸索性不数了,看着山脚下的都市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因动作而滑落的发丝不停侵扰三日月的脖子,三日月见鹤丸没有处理这件事的意思,只好自行将鹤丸的头发拨向另一边,以捍卫自己脖子的安宁。

殊不知这个动作在他人眼里看起来十足的亲昵。

「对了,为什么鹤会知道七夕?」七夕这个节日是前不久经由主公说明所有人才得知的,鹤丸却早就明白含意,让三日月稍稍感到疑惑。

「在神社的时候多少都有经历过。情侣、夫妻都会到神社祈祷能幸福,有些还会希望对方不要离开自己,大概是很怕孤独的人。」回想当初隐约听到的愿望,鹤丸感叹「那时候我还在想『这种愿望应该靠自己努力。』可是亲身体会到后,才理解那种彷徨的感觉,真是糟糕透顶的领悟。」

没想到获得人形之后情感也和人类如此相似,真是令人感到意外。鹤丸想着。

原本安静听着鹤丸说话的三日月突然插嘴「嗯?但是我应该没有让鹤有这种感觉吧。」鹤丸呆呆的对他眨眼,思考三日月离题的能力,然后才反应过来「等一下,首先关系就错了吧?我们又不是恋人。」

「不这么认为的只有鹤而已。」

「这种关系是双方认同才得出来的结论好吗?」

三日月把鹤丸拉进怀里,故意吐气在鹤丸耳边「难道每次交合的时候你都感受不到我喜欢你吗?」鹤丸拍开三日月怀住自己的双手,给对方一记白眼「这种事说起来都不会害臊吗,老头子。」

三日月看着鹤丸的眼睛,金灿灿的眼眸没有任何顾忌的回望,没错,这就是他喜欢的鹤丸,直率,偶尔像小孩子般纯真的,那个鹤丸国永。 「喜欢鹤并不是什么害臊的事,我只不过在陈述事实罢了。何况鹤不也不会害臊。」

「我很害臊,只是没有表现出来。」鼓噪的心像是要跳出胸口,鹤丸在三日月的气息抚过耳边的时候就一直维持现在这种状态了,为了避免对方查觉所以才赶紧脱离怀抱。

没有再理会三日月,鹤丸起身拍拍衣摆踏出长廊,月亮依旧高挂在夜空中,他决定出去吹吹风。打定主意准备行动时又被喊住,三日月摆着那张永远不会变的笑脸问他准备做什么。

「散步。」得到简洁有力的回覆。

「那么,」三日月跟着起身并牵起鹤丸的手「一起吧。」

鹤丸边迈开脚步边嘟嚷牵手是恋人才干的事,一旁配合鹤丸脚步的三日月则笑道那你什么时后答应做我的恋人。

「你能给我足够的惊喜我就考虑看看。」鹤丸对着他笑得灿烂。

然后三日月就把在万屋买的鼻子眼镜挂到鹤丸的鼻头上,问这样行了吗。

鹤丸没有回答,牵着三日月的手又握紧了一点。

两人的影子拉的老长,在夏季的夜晚里互相倚着。


七夕快乐。



后辈 x 审神者-


「前辈,你今年到底要接受了没有?」青年哭得一抽一抽,桌上的酒瓶摆了好几罐。

「你就是这样才会没有女朋友。」一旁被喊作『前辈』的男子叹息。

「我喜欢前辈啊。」青年哭得更凶了。

「五年来你都是这么说的,不要把这个当借口。我可是男人。」男子实在看不下去了,摸出手帕帮青年抹脸。

「五年来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差不多该相信了吧。」青年抓住男子的手。

「请把这股戏弄我的热忱花在找女朋友上。」男子发现动不了,直接把手帕塞到青年手里便置之不理。

五年,前辈还要让我等多久,我又能等他多久?

青年郁闷的想着,最后还是决定一饮甩开烦恼。


评论
热度 ( 33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