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三日鹤】不良paro

基友扔了鹤然太太那篇不良paro的地址给我,于是我就炸了

违删

鹤然太太的 微博 lofter


「喂,那两个二年级的,最近挺嚣张的?」外头的小混混对着里面吼,手里的家伙正不安分的到处突显自己的存在。

鹤丸停下正要点烟的动作,叹了口气把旁边的人喊醒「喂,开工了。」

只见那个人揉揉眼睛,伸个懒腰之后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好歹等我一下吧。」被丢下的人嘟嚷。


十五分钟后,原本聚集人潮的废墟此时只剩两个人还站着,那些卖弄武器的混混全倒在地上,姿态难看。

「呼,还要用到十分钟,我看你也快不行了吧。」朝刚刚撂倒的小混混腹部在补上一脚,鹤丸确定对方失去意识,才缓缓拿出烟来解闷。

「鹤。」三日月只是伸出手,没有对刚刚的话做出回应。

所以才说这家伙不好玩嘛,鹤丸不情愿的牺牲一支烟给三日月。

「你就不能给点反......呜。」还没说完的话被迫吞回嘴里,鹤丸不满的看着三日月。

一个突如其来的cigarette kiss。

唉,算了吧。鹤丸想。


评论 ( 3 )
热度 ( 22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