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鹤一期】romance

现代Paro 上司鹤x下属一期

其实有没有设定都不妨碍阅读O<<


对不起,玩脱了。然后后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糟糕透顶?

建议BGM

我可能还要练练_(:3」

鹤丸半掩着眼睛拿了床头上的手机看看时间。

3:10分。

他觉得自己醒酒醒的有些早,打算去梳洗一下解除身上的黏腻感,才想起来手上还枕着一个人。他将怀里的人的碎发拨开,朝那个人的额头亲了几下,随后躺下来继续补眠。

不出四小时后他就醒了,是被吼醒的。

没办法,谁叫刚刚那声怒吼太不像他所认识的一期,他只好不甘不愿的睁眼确认昨天睡的对象没有搞错。一期的脸在自己面前放大,没错嘛。如此想着的鹤丸又翻了个身准备继续进入梦乡。

然后他的耳朵被揪起来。

「鹤丸国永,你听见我刚刚说什么了吗?」一期的愤怒达到颠峰,肇事者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搞得这么在意的自己像白痴一样。鹤丸吃痛的轻拍一期的手让他放开耳朵,揽过一期的腰嘟嚷「有阿。你问我怎么会脱光光跟你躺在床上。」

「既然听见了请您回答我啊。」一期脱离鹤丸的怀抱,正坐在鹤丸的床上等待回覆。

讨不到美人,鹤丸只好随意起身平视一期,开始说明这件事发生的缘由。

鹤丸和一期原本就是高中同学,碰巧工作的地点也都位于同一间公司,于是两人经年累月的情谊很好,是那种下班后会去喝一杯听听双方诉苦的挚友。不过比起到居酒屋,一期其实更喜欢看电影,鹤丸也没有多排斥,所以通常喝酒聊天的地点都在双方家,背景音乐永远是片段的剧情演绎。

都是大人了,而且也自己搬出来住,他们的谈话常常都进行到半夜或是把两三部电影看完,当天直接留在对方家过夜。

相信这样的关系是每个上班族所钦羡的,不过鹤丸并不认为,他喜欢一期,非常喜欢,从高中开始就一直持续到现在,所以每一次一期喝醉酒之后他都倍感煎熬,一方面想碰触喜欢的人,但是碰触之后说不定多年来培养的情谊都会毁于一旦,迟迟没有行动。

一期则是毫不保留的信任鹤丸,拘谨的他只有在面对死党的时候才会稍微放松,他其实知道鹤丸喜欢自己,不过那都是高中的事情了,他以为在职场上鹤丸已经有心仪的女性,虽然挚友被抢走会有些落寞,不过他是肯定支持鹤丸获得幸福的,却从来没想过鹤丸的幸福在自己手里。

昨天晚上的引爆点是一期制造出来的,他喝多了,午夜时分还想继续放影片,鹤丸来不及拦他,一片AV里头的煽情画面直接出现在两人面前。

毕竟正值容易冲动的年纪,所以小兄弟很容易就抬头见人,一期的裤裆肿了一大包,已经起生理反应了。可能是喝醉酒的关系,一期也不忌讳,裤子拉下来就准备发/泄,一旁的鹤丸本来生理反应不明显,正因为撞见这个画面,裤裆马上胀了许多。

一期瞄到鹤丸的动作,稍微顿了一下,接着咧嘴笑了一下「你居然也有这种时候啊。」

鹤丸不想吐槽一期他兴奋的原因正是因为他,干脆俐落的褪下自己的裤子,接着把挂在一期腿间那件质料不错的裤子也褪下来,凑进一期的脸喘气「我说,我们还没帮对方解决过吧。」

AV煽情的画面还在继续,女主角的声音越来越大,不过已经传不进在电视前两人的耳里了,此时只有对方的粗喘声在耳边环绕,一期觉得自己可能醉的更严重了,因为他现在头晕呼呼的,脸上也红得发烫。鹤丸见一期没有反应,手碰上一期已经抬头的分身,在好友耳边低声道「现在来试试吧。」

鹤丸开始动作,直到一期发/泄完之前一期一直不发一语,结束后鹤丸以为自己只要去一趟浴室冲冷水冷静一下就能结束这让人冲动的夜晚。谁知道一期在他要起身的时候一把握住他的命根子,他嘶的一声又跌回原位,发现一期居然在做刚刚自己帮他做的事情,他吓得想把一期推开,一期的眼神却不容许他拒绝,所以他就炸了,把人推倒后胡乱亲了一通,在沙发前一次、回到床上又一次,或许是受不了了,一期在被鹤丸做了两次之后直接晕过去,鹤丸也没怎么清理那些痕迹,抱着晕过去的一期跟着进入梦乡。

早上起来就觉得头和腰疼的要命的一期向下身扫过去,至少腿间还没有什么不明液体,不然他肯定马上报警,即使对象是鹤丸也一样。他抓起裤子准备去梳洗一下,踩下床的那瞬间腿却软的差点让他的脸和地面亲吻,他红着脸瞪向刚刚发出惊呼并说着「昨晚我明明很节制。」的鹤丸,再度犹豫是否报警。

然后他被鹤丸扶起,一路走到浴室门口,在关门前不经意看见鹤丸鼓起的裤裆,马上甩门并上锁,他认为自己应该好好冷静一下了。

鹤丸看着浴室的门,吐了大口气,回到卧室摊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其实他很慌张,他怕一期冷着脸和他绝交,所以一期早上喊他的时候他一直没敢睁眼。昨晚他想过千百种在这之后的发展,不过有一个想法却特别烙在他的心上,坦白吧,或许在这之后他能了结多年的单相思,不论一期接受与否。

浴室开始响起哗啦啦的声音,此时这个声音在鹤丸耳里特别有安心的感觉,他翻过身侧躺,不知不觉间又进入梦乡。

鹤丸觉得自己也没睡多久,或许根本没有睡着,一期穿戴整齐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拍了拍鹤丸示意他浴室能用,然后迈着脚步就准备上班。他的步伐很紧凑,鹤丸突然有了一期这一走后就再也见不到面的错觉,他从床上起身揽过一期,头抵在一期的背上低声道「我喜欢你,以前也是,现在还是。」

一期的动作停下来,拍着鹤丸的手有些颤抖「今天还要上班,要迟到了。」他的声音很温柔,也很残酷,鹤丸自嘲的笑了笑,只能松手让一期离开,即使他再怎么不愿意。

之后怎么上班的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一期整天躲着自己,下班也提早回家,就算知道他会在哪里,鹤丸也没办法去找他。

岩融这么迟顿的人都感觉到今天两位同事的不对劲,一期下班后他跑去找小狐丸抱怨和鹤丸在同一个办公室根本做不了事情,小狐丸向三日月提起,三日月一下就准了鹤丸提前下班,纵使他今天该交的的资料一项都没传到三日月手里。

鹤丸恍惚的走回家,恍惚的梳洗,从浴室出来后才开始正视他和一期目前的问题,不做任何努力就放弃不是他的个性,一期早上的态度也不完全是拒绝,起码他还是没去报警的,那代表鹤丸给他的好感度还没到达负值。

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然后打开电脑登入某个他很爱用的论坛,在恋爱贴把早上的情况和他和一期的关系大略描述出来。他的确不会轻易放弃,但他现在需要方法来博得一期的好感,在他眼里这群泡在论坛的人偶尔还是有用的。

【喜欢上死党但不知道该怎么表白】鹤丸反覆修改之后决定了这个标题,然后开始和广大网友们交流方法。一开始很多人嚷着怎么会有那么言情的发展,他通通回了无奈表情,然后再下面几则开始有人分析这种状况该怎么办,几个方法被提出来。

鹤丸发现论坛的人真的很神奇,他也没有说的多明确,事实已经被推敲的七七八八,还有考据党在文里艾特他问他对不对,他的手指游移在键盘上很久,最后还是决定置之不理。

前面的人看鹤丸那无奈表情,不知怎么的开始认真帮忙他想办法,老套的、新颖的、不科学的一一显示在屏幕上,鹤丸在每个提出方法的贴下头回覆谢谢,虽然那些方法被删的没剩多少,网友的热心还是大大鼓舞他展开行动。一小时过去,鹤丸看过千奇百怪的表白方式,其中有一则让他印象深刻,那个人说可以送一首歌给对方,不一定要自己写的,能表达的就好。

他觉得这个方法可行,找到这个人的联络方法和他聊聊哪些歌适合,网友马上罗列几首情歌给他,他仔细听过每一首,没有找到中意的,和那个网友匆匆道了谢,他翻开平常听歌的网站展开搜寻,起码方向已经确定了。

找了一首又一首,最后他在半放弃的状态下随意点了一首歌,轻快的节奏传进耳里,接着里头的歌词让他惊奇,这首歌和他们很相符,也确确实实的表达他的心情,他雀跃的点下下载键,并开始苦练。夜晚很长,但是为了一期在长都没关系。

早上闹钟响起时屋里早已空无ㄧ人,这个情况不只发生在鹤丸家,连一期的家也有同样的情况。一期忐忑的握着手机,脑袋里都是昨天那首适合和鹤丸说明的歌,他被鹤丸告白的时候有一丝惊奇,不过更多的是喜悦。昨天早上深思过后他能肯定他喜欢鹤丸,不然绝对不会由著鹤丸前一晚对自己胡来,不过他知道不能这样,鹤丸是长子,如果他们在一起了,他能想像伯母会有多震撼,所以他必须早点拒绝鹤丸,好让鹤丸能赶紧讨个媳妇回家。

昨天他也同样到了那个论坛,也同样收到找歌拒绝的建议,彻夜未眠的人不只鹤丸,他觉得那样比较好,至少不用面对面,也不用勉强自己装做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到办公室的时候一期已经做好准备向鹤丸摊牌,不过电梯一打开他却什么都看不到,他摸黑找到一张不知道是椅子还是矮桌的地方坐下,准备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此时轻快的音乐奏响,灯也缓缓亮起,他四处张望,看见鹤丸正对着他笑,嘴里开始唱起歌词。

I really wanna stop

But I just gotta taste for it

I feel like I could fly with the ball on the moon

So honey hold my hand you like making me wait for it

I feel I could die walking up to the room, oh yeah

从前奏响起一期就知道这首歌是什么了,某天他曾经和鹤丸提过这首歌的影像很特别,鹤丸当时大概没有听进去,嗯几声算是回覆。之后他查了歌词的意思,就一直挺喜欢的,没想到鹤丸居然会唱这首歌,他记得他没有再跟他谈过阿。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And I want you, do you want me, do you want me, too?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And I want you, do you want me, do you want me, too?

鹤丸向一期走进,头抵在一期的头上,眼神除了害羞之外,还带着一点不安。一期知道鹤丸在害怕什么,因为他也害怕同样的事情。

直到整首歌唱完,两人都维持着刚刚的动作,鹤丸发现一期的眼眶有点红,他抹了抹一期的眼角,声音颤抖「有这么感动吗?」

一期很想告诉他这种时候貌似不该说这种话,不过算了,因为这样自己也会变成破坏气氛的共犯。鹤丸揽过一期,埋首在一期的肩膀上「我都这么喜欢你了,你能不能把你的喜欢分给我一点。」

本来还想拿手机的一期此时不再犹豫,紧紧回抱鹤丸笑着「好。」

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发现鹤丸的小心思?明明一直以来都互相扶持着。看来只能和伯母道歉了,因为他们好不容易才没有错过彼此,现在放手已经来不及了。

一期手机上的萤幕闪了闪,随机播放跳至下一首歌:

I Really Like You

评论
热度 ( 32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