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三日鹤】Trick Or Treat?

這篇打得特別艱辛,所以我猜應該不大好吃

万圣节。

那是从世界的另一端传来的节日。起初是人们祭祀祖先和鬼的日子,随着时间过去结合了各式的文化,演变成现在「不给糖就捣蛋。」的有趣节日。

置身在现代的刀剑们听着自己所不知道的情报,短刀们一听见有糖可吃,缠着审神者问个不停,连一期的话也听不进去,唯一没有参杂在里头的只有今剣。

岩融注意到今剣还慵懒得趴在自己脚上,问道:「没兴趣?」

今剣换了个更舒坦的姿势回答:「糖果不是一直都在吃吗?」岩融想起自己每次出阵归来买的一大把糖果,今剣那收到快要转为嫌弃的脸蛋,抓抓头就什么也没说了。

长谷部隔空注意到审神者请托的视线,随即起身准备采购糖果,顺便叫上被冷落在一旁的一期,他觉得一期应该会对弟弟们的口味有比较深入的了解。短刀们还在审神者身边东问西问,丝毫没有发现最敬爱的哥哥已经悄悄出去帮他们准备惊喜。

不过其中参杂了一个显眼的存在。

本来还在三日月身边较量棋艺的鹤丸在听见关键字后脸上的表情堪比在4月初时听见愚人节的反应。也不管局面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直接凑近审神者身边了解详情。审神者也猜到鹤丸的反应,把一张满满写着有关万圣节的纸递给他,短刀们已经够难安抚了,如果再加上鹤丸那他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鹤丸接过资料走回原位,见三日月已经把棋盘收起来,他便坐到原本棋盘摆着的地方:「老头子,怎么样?」说着说着就把纸递到三日月面前。

「很有趣。」稍微过目了几项特别活动,三日月看着鹤丸几乎发亮的眼神失笑:「鹤很喜欢吧。」

鹤丸点头。 「主公说晚上要带着藤四郎家的小伙子出去,所有人的衣服都准备好了。」

「你要去?」三日月问。

「当然,难得日子那么清闲,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像现在一样尽兴的放松。」鹤丸一边说着一边将视线转回资料上,研究晚上活动的方法。三日月看着身旁专心的鹤丸,走向审神者提出内番轮换的要求,审神者稍微探头看了看晚上内番的人选们,了解什么似地同意三日月的决定,把鹤丸的工作交给他。

回来后鹤丸问三日月去哪了,三日月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在意。鹤丸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现在比起三日月还是万圣节活动来的更重要一点。

本来应该十分宁静的午休时刻本丸却嘈杂得不像话,孩子们欣喜地穿上审神者准备的装扮,大人们也意思意思穿上,于是狼人、吸血鬼、幽灵与僵尸之类的生物便一一出现在本丸里,山姥切出乎众人意料的是狼人,让几个打赌他是幽灵的刀剑哄堂大笑。

嬉闹归嬉闹,很快的大人们脱下服装了,短刀们与审神者用一脸哀怨的表情直直盯着那些人,几个被盯得发毛的刀剑安抚性的保证晚上会和他们一起出门,另外没有说话的最后也被逼着答应参与晚上的活动。

鹤丸并没有在中午试装,对他来说在前一刻才知道自己的角色也是不小的乐趣。于是他在众人试装的房间里一边嘲笑那些与形象不符的装扮,一边帮短刀穿好繁复的衣服。然后他发现三日月也和自己一样没有换装,身边倒是有一套衣服。鹤丸走到三日月身边拿起衣服打量:「吸血鬼?」随着动作还有假牙从上头掉下来。

「主公是这么说的。」三日月也不知道设计到底如何,现在鹤丸展开才知道衣服长什么样子。

领口的裁切很华丽,边还镶着几粒蓝水钻,衣服是深蓝色的,不过比三日月的发色还要更深一些,獠牙也不像审神者提供的图片那样,相反得短而尖锐,比那些夸张的獠牙来得有魄力多了。

「不错嘛,穿穿看?」鹤丸吹了声口哨比划一下:「很适合你。」

「鹤帮我穿?」三日月起身拿过衣服。

「在这里的话。」他可没看漏三日月那一瞬间的狡诘,如果不在这里的话肯定会被偷吃几口豆腐,他晚上还想出门呢。

三日月干脆地脱到只剩下单衣,鹤丸也不扭捏,从衬衫开始为他穿上,衣服虽然看起来很繁重,不过整体意外的只有西装搭配披风。

没有多久三日月便整装完毕,鹤丸满意地看着三日月,随手将他衣领翻起来的部分折回去。

在众人嘻笑打闹的同时角落的粉红色气息也一点一滴的增加,在鹤丸动作后来到最高点,一直盯着他们看的五虎退的眼睛在那瞬间被狮子王给遮了起来。

「看了不好。」狮子王无奈的声音传进他的耳里。

是的,现在的打闹完全是众人为了压过那团粉红色而营造出来的,二老给他们的压力真的很大很大。

傍晚时分大多数的人都已经在门口准备出发,岩融因为胸围太大把绷带衣撑的几乎快破掉的画面成为大家难忘的回忆,审神者带着歉意地不停低头,岩融表示自己不介意,还要其他人跟他比比看谁能撑破衣服,当然他是最后的大赢家。

三日月在门口与一行人道别,他把所有人的工作都接下来,反正自己衣服也穿过了,活了一千多年不管什么节日他都没有太大的兴趣,让那些年轻的小伙子有崭新的体验说不定也能增加身为付丧神的稳定度。

原本打算喝杯茶后再开始工作,饭厅外头的走廊却传来脚步声,他以为是哪一个孩子来不及跟上大伙的动作,探头后却看到一位吸血鬼──正确来说是鹤丸国永。

鹤丸身上穿着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西装,只是变成了白底,水钻也是灰色的。为了配合整体,他的浏海往上梳,头发也扎起来变成一束小马尾贴在颈部,要多俊俏就有多俊俏。

「嗯?你还没换衣服?」鹤丸问。

「看家。」三日月沏了一杯茶给鹤丸,自己也喝了起来。

「那多没意思,明明衣服那么适合。」鹤丸拉开椅子坐下,摆着一副也要留在本丸的样子。

「那是。与鹤成对的。」三日月还没猜到鹤丸想干嘛,于是又帮自己倒了杯茶。

「主公真是恶趣味。」鹤丸看着衣服道,他还想着怎么那么似曾相似。

「鹤平常欺负主公欺负过头了。」三日月笑着说。

鹤丸摆摆手:「倒是你,为什么不出去?」三日月反问:「你呢?」

「凑个热闹,不去也罢。」

「那么,不给糖就捣蛋。」三日月笑吟吟的看着鹤丸,手往他的方向伸出去。

鹤丸被三日月突如其来的动作给逗笑了,他把手覆上三日月身过来的手:「捣蛋?」

下一秒他的唇被堵住,两人互相交换着气息。

「捣蛋。」双唇分开的那瞬间三日月说着,接着又开始吻了起来。

「主上,三日月殿和鹤丸殿没有跟上来。」一期义务性地告知审神者,审神者叹了一大口气:「你跟我都知道为什么,不要再报告了啦。」

「是的。」一期失笑,随后被弟弟们拉着往下一户人家要糖。

评论 ( 2 )
热度 ( 48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