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三日鹤】One day

突破自我50分钟。

虽然压线了,圣诞快乐!


每逢过年过节的时候,他总是特别想一个人。

一个什么话都没说就离开他的人。

记得那天也是一个下着雪的日子,回到家之后所有的摆设通通没变,那个人的生活用品也完好如初地摆放在原位,一开始他并没有对家中意外的寂静有所反应,直到一天、两天、一个礼拜,同居的人既没有联络,人又莫名其妙的失踪,他才发现压在客厅桌面下那张主人匆忙写的道别书。

上头什么都没有说明,只留了一句话,

等我。

然后接下来一千多个日子,三日月再也没有收到来自鹤丸消息,他就像人间蒸发一般,逃到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地方。


鹤丸不在以后的第一年,三日月还是那个三日月。


早上准时起床梳洗办公,晚上备好材料做饭,一个人的饭桌总会多了一碗饭,他想在鹤丸临时回家时起码还有东西可以垫垫胃。

可惜他一直没有等到那个人,预留的晚饭成了隔天的早饭,渐渐的他也就不做这些多余的行为了。

第一个没有他的365天,世界突然变得有些安静。


鹤丸离开后的第二年,三日月变得有些不像那个三日月。


阳台上的小仙人掌已经养了一年多,除此之外还有各式各样的植物,闲来无事时三日月就给他们浇浇水,搬到外头晒晒太阳,整个阳台在春天生意盎然,让人不由得心情愉悦。

他买了几本植物图鉴,把上面记载难种活的植物抱回家乱养一通,成功的留在阳台上和小仙人掌争抢阳光,更多失败的躺在垃圾袋底下准备隔天一早一起被回收。

他似乎挺热中于此,反正他有的是时间,多培养些嗜好也不算坏。

第二个没有他的365天,世界突然又热闹许多。


鹤丸离开后的第三年,三日月其实并没有变。


许久未与鹤丸联络的老友拜访三日月的家,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鹤丸已经离开很久了,烛台切觉得不好意思,本来不想久留,不过三日月邀请他留下来用餐,他找不到借口推托,只好硬着头皮留在这里。

三日月在厨房忙碌之时,烛台切在家中随意参观,他觉得没有鹤丸的这里似乎也很是热闹,看看阳台上的小小森林,有时候还会招来几只不怕生的麻雀。然后他碰巧绕到两间主卧室的门口,一眼就认出鹤丸的房间是哪一个。

他推门进去,意外的是三年之中这间房间保养得当,连灰尘都没有,烛台切愕然,用餐时问了三日月为什么,得到一个温润的笑容,以及令人揪心的回覆。

他说:「每三天我会去那里睡一晚。」强迫自己记得他存在过。

之后他就变了,在谁也没发现的情况下,默默收起以往的温柔,换上冷漠的外衣。

没办法,他所有的温柔都留给那个消失已久的人了。

第三个没有他的365天,徒留冰天雪地。


那天,三日月如往常一样,下班后到超市采买食材。

袋子有些沉,他今天买的东西有点多,肉类与青菜的打折让他心动了,平时买的都是四天分,看来这批得吃上一周了,希望肉不会坏得太快。

仙人掌该拿进室内了,最近天气变化很大,他不希望小家伙死得太快。

算一算三天也到了,今天要到鹤丸的房间睡,那就一并把床单换了吧。

满脑子都在想着回家时该做什么,以至于他撞见门口那一大团雪球时,愣了愣。

那颗雪球听到他归来的脚步声,抬起头:「冷死了,你跑到哪里去了?」

连着这句话,那颗雪球脸上出现令人怀念的笑容。

「对不起阿,回来晚了。圣诞快乐。」

第四个没有他的365天,看来并不会出现。


「欢迎回来,鹤。」

评论 ( 5 )
热度 ( 56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