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三日鹤】小不点

想到什么就写什么,非常短小求轻喷

运气好的话今晚应该能把一周年贺文赶出来,如果我有那么勤劳的话。


啪沙啪沙。

衣服与地面摩擦的声响频频传入耳中,但事实是三日月的身高绝对高挑地足以架起这套繁重的常服,所以那个声音一定不是他发出来的。

把不合逻辑的可能先排除掉,他第一个想法就是可能有人跟踪他,甚至是准备袭击。现在他所在之处是前几日审神者亲征后发现的,根本没有一把刀了解这个地方,敌人到底都分布在哪里也不晓得。

从容地将手放到刀柄上,三日月摆出随时都可以迎战的姿势,确认声音源自于身后,他在心里默数。一、二、三。然后抽出三日月宗近往后头挥过去,未果,刀面上只残留着刚才振动空气时的触感,声音在他动作后嘎然而止。

三日月低头一看,一个全身白的孩子就这么站在离他不到两步的地方,睁着金黄色的双眼看着他,身上的衣服有好几处都被他蹭得脏兮兮的,显得不怎么精神。

其实他还挺不擅长面对孩子的。三日月嘀咕,然后像是无可奈何般蹲下身开口道:「怎么了吗?」

「……。」那个孩子还是这么盯着三日月,让人弄不清他在想什么。

哑巴?三日月狐疑的猜测,随即回神。他现在是在查探新战场,怎么有时间去关心这个孩子?想着想着便又迈开了脚步离开,果不其然,身后又发出来声响。

三日月转头看着这个始终与自己距离两步的孩子,又问了一次:「怎么了?」

「吓到了吗?」仿佛害怕三日月像刚刚那样直接离开,孩子口齿清晰地回应,只不过回应的内容让三日月有些反应不及。

「吓到了。不过你为什么要吓人呢?」

「因为我答应爸爸要和会被我吓到的人在一起。」孩子向三日月走近了一小步。

「所以你要跟我在一起?」不自觉退了一步,主上好像有叮咛过诱拐儿童如今是犯罪。

「对。」

「再见。」稍微加快脚步离开原地,却发现那个孩子依旧不死心,拼命的追在身后,最后无奈之下,三日月放慢脚步,让孩子能够跟上他。

「小心一点。」孩子听见三日月的话,悄悄、悄悄的往前拉住他的衣袖,和他一起走回未来主人的身边。

当然,后来审神者看见三日月拐了一个孩子回来,进而发现孩子是太刀鹤丸国永,发出多尖锐的叫声那都是后话了。

评论 ( 2 )
热度 ( 44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