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三日鹤】rain day

我听见我家的鹤丸打电话给三日月说千万不要当我家的刀,都会被整的那么惨

● 然而这篇并不是一周年贺文


天气预报,好一个天气预报。

鹤丸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脸上的表情就像如果那位气象播报员在他面前的话,他一定会不计形象痛打他一顿。

什么下雨机率10%,他看到的真的不是昨天或明天的报导吗?虽然早上天色就灰蒙蒙的一片,但他秉着相信预报的决心,硬是决定不带雨伞出门,这是什么,回报他的结果吗?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

何况现在是冬天,又湿又冷的都快把人冻死了,围巾偏偏借给某个感冒中的学弟,现在好了,学弟都不知道回家多久了,自己还在校门口前边抖边蹭,这到底都是什么世界呢。

淋着雨回家的机率有多少?但是又冷又湿肯定会发烧的,发烧是没什么问题,那明天总得请假吧,问题是明天是大考,他如果缺考了他父母不抽他个几十下那就不是那两个老头子跟老太婆了。

鹤丸仰头大叹一口气,整个人摊在校门前的鞋柜上,突然想起什么般,急忙拿出手机。

没电了。

......。

啊,昨天晚上睡不着,好像拿去看电影来着。

嗯。

啪啪啪啪啪。他用力以头撞着鞋柜,看什么电影,看完怎么没有拿去充电,鹤丸国永你到底都作了些什么。

然后他没精力闹腾了,乖乖地坐在鞋柜前等着警卫来关门,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借把伞,只是那时候可能都天黑了,不过总比不能回家来得好。

本来打定主意后他就想小歇一会儿,外面却传来若有似无的脚步声,他勉强撑着沉重的眼皮查看来人,那个眼熟的身影一直朝自己走过来,手上还带着一件深蓝色的大衣。

他听见那个人说:「鹤,回家了。」

回什么家啊你家跟我家一样吗?鹤丸提起精神仰起头与那个人对视,接着喊了一个名子:「我说三日月。」

「怎么了?」三日月拍拍身上的水滴,把大衣扔到鹤丸腿上。

「你来做什么?」鹤丸拿到大衣后以最快的速度套道自己身上,他已经冷了不少时间了,外面的气温可不是开玩笑的低。

「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你没带伞,所以就过来了。」三日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一点都不考虑鹤丸借到伞离开的情形,鹤丸也想到这个问题,又问了一句:「如果我已经走了怎么办?」

「回家啊。」

好吧,太理所当然了,当他没问过。

起身抖抖身体,鹤丸决定转移闲聊地点:「走吧,回家。」说着说着就朝三日月身出手。

「什么?」疑惑的人变成三日月。

「伞啊。」鹤丸瞅着三日月半会儿,深呼吸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你只带了一把伞?」

「嗯。」

「大衣怎么来的?」

「回家拿的。」

「你为什么不带伞一起过来?」

「因为一把就够了。」

那根本不是一把就够的尺寸啊三日月大大。

「我该怎么回去?」

「撑伞啊。」

「你说那把?跟你一起?」

「不然鹤还有什么好主意吗?」

刚刚那段时间把三日月当成救命恩人是这辈子最大的错误,他沉默地把三日月推往门外,在百般不愿下,还是走到三日月身边。

「冷死了,快走。」鹤丸皱着眉头闷声道,手在说完这句话后被人握住,那个人的手暖烘烘的,很是舒服。

「好。」鹤丸故意不去看三日月,那张不老实的脸现在一定是一副得瑟的样子。

看着想远离自己又被情势所逼而不得不听话的鹤丸,三日月笑意渐浓,握着手的姿势变成了十指紧扣,向彼此传达平缓却令人心安的心跳与温度。

评论 ( 6 )
热度 ( 49 )
  1. piemul832kt春夏如故。 转载了此文字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