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青黄】属于彼此的节日

结果大考前的最后一篇还是给了本命CP


和青峰在一起的黄濑总是过日子过的忘记时间,比如明明又是一个难得的假日两个大男人却睡到日上三竿还叫不醒,白白地浪费了半天。

也多亏青峰的少根筋,原本还会庆祝一些节日的黄濑到现在也只记得住他和青峰的生日,其他日子都是靠模特的拍摄特辑才想起来好像有这么回事。

今年的工作内容里面没有情人节这个选项,以至于前一天两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散步时,一直奇怪那些突然占据商品架的巧克力,听见路上的女孩子讨论该送些什么才知道原来日子已经过到这么一个时候了。

「你有什么计划吗?小青峰。」黄濑就是随便问一声,现在的年纪已经不是那种没有约会就会闹情绪的人了。

「你想怎么过?」主策这一类的活动一直都不是青峰的强项。

「不过了吧,好麻烦。」单方面结束这个话题,黄濑像是没开起过这个话题一般,拽着青峰往近期很有名的咖啡店走去。

青峰觉得这几年来,自己对黄濑也没有特别好,更没给过什么承诺,嘴巴上不说,但其实心里对于黄濑肯这么待在自己身边是暗暗开心着,他觉得两个男人没必要说情说爱,黄濑也不会强逼他做什么,作为恋人,他身边这位已经是最好的了。

因此就算在一起那么久,出门他总是会先黄濑一步结帐,虽然嘴里说着麻烦还是会把黄濑不轻的购物袋扣在自己手里,他记得以前想学其他人一样耍帅时,曾经说过一句话:「你的手提着我就好。」

回应他的当然不是一句好,而是一阵狂笑声,咧着嘴停不下来的黄濑最后给青峰的,是那只之后只为他空着的左手。

青峰知道黄濑说得都是真心话,再说那个都把情绪写在脸上的恋人一定是比自己更好懂的生物。今年的情人节他没心思过,不代表没有人为此筹备已久。

2月的天气还算不上暖和,今天的床上只有黄濑一人贪睡的身影,他的同居人起了个大早,出了门好几个小时都没回家,黄濑起床时都已经下午一点了,那个皮肤黝黑的笨蛋还是不见踪影。

「......小青峰?」愣了几秒钟后断线的脑神经接轨,黄濑迷迷糊糊地打了一通电话出去,几秒之后应声的不是那个低沉的声音,那里的状况似乎很混乱,火神接起电话时只好提高音量回应:「黄濑?怎么了吗?」

还在当机的大脑没有纠正火神的问法。小青峰在吗,他问道,火神仓促地回复他,有,然后说没什么事的话他要挂电话了。

「那,你帮我问问他会回家吃饭吗?」

零点一秒后得到的答覆是会,黄濑便马上挂掉电话,虽然很好奇青峰做了什么,但也不是什么需要立即知道的事情,他拿出冰箱其中一包速食饮料,喝完又躺回床上继续睡。

傍晚的时候青峰看见摊在床上的那个人,捏了人的腰,黄濑像触电一样马上醒过来,身体还抖了几下,他问青峰这个下午干什么去了,回覆是一句手伸出来。

伸出去的手上多了一枚戒指,巧克力做的,样式简单到不行,刻的七七八八的指环一看就知道是出自谁之笔。

「小青峰,你以后还是不要学雕刻比较好。」黄濑盯着戒指半天,最后发表他的感想。

少啰嗦。青峰白了他一眼,把巧克力戒指放进黄濑嘴里。

「可以吃?」黄濑挺意外的。

「咬咬看。」青峰一脸认真地看着他,搞得他不咬都不行。黄濑按着青峰的话啃着巧克力,牙齿突然被什么东西嗑到,疼的他连忙把巧克力吐出来。他想看清楚内馅是什么,灯光下被咬过的地方反射着光线,让他更不明所以。

「剥开看看。」青峰拿起巧克力放回黄濑手里。

几秒钟后一枚戒指出现在两人眼前,黄濑顺手戴上无名指,果然非常刚好。

「小青峰,你这是情趣吗?」黄濑特别不识趣的问了一句,脖子马上多出一牙印子。

「情人节快乐。」他拍拍现在搂着自己窝在颈间的青峰,发现对方的手里也有着一枚款式相同的戒指。

「情人节快乐。」

他们今天确实没有过情人节,现在这种尖峰时段到哪里都没有餐厅可以去。

但是他们不需要。

因为每天都是情人节,而家是最好的庆祝地点。

评论 ( 2 )
热度 ( 39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