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三日鹤】失忆症04

那么久没写东西了,我的废话还是一样多。

这篇还是没什么进展,我是剧情废。

他在字里行间感受鹤丸当时的情绪,然后发现有一天的日记只写了五个字,他一愣,连忙看向落款的日期,是三个月前。他呼了一口气,又回头看了那篇的内容。

上面写着:「发现偷窥狂。」

一瞬间他还以为这几个字是在说自己,显然这个可能性为零,三日月开始思考这几个字代表的意义,想从后几天的日记里寻找线索,然而这几字就是这个事件的唯一线索,之后鹤丸没有再提起相关的事。

偷窥狂?谁的?三日月仔细思考谁才是受害者,因为写在这本日记里的都是自己的事情,所以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不过不能排除鹤丸是受害者的可能,到底还是鹤丸的日记,偶尔写一点关于自己的事并不奇怪。

手机呢?

三日月灵光一现,但陷入两难的处境。鹤丸的手机还在外面,现在正是可以调查的时候,但那么做会违背鹤丸的话,他的心里也觉得现在出去可能会发生些什么。

可是他会失忆,如果现在不解决的话还要等多久才会再想起这件事?鹤丸刚才的表情还历历在目,那声快门显然没有那么单纯,就算鹤丸不想让他知道,他还是不能坐视不管。

「鹤丸,醒醒。」于是他直接跳过小怪的关卡,跑到最终boss面前。

「干嘛?」刚刚就觉得有点声响了,原来三日月这家伙还没睡吗?

「那个偷窥狂是怎么回事?」三日月等着鹤丸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才问道。

「......你到底有没有、...你怎么知道的?」他到底有没有失忆阿,这么被玩弄的自己像白痴一样。

「我看了你的日记。」

「你现在告诉我是想让我把你赶出去吗?」

「不是,」三日月抓住鹤丸越握越紧的手:「我只是想解决这件事。」为了你。

「知道了然后呢?等着你明天失忆吗?像这半年来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他已经很睏了,也没有心情再处理这些,老实说听到三日月偷看日记他其实没什么反应,反正再怎么难堪隔天就忘了,他想追问的态度才惹恼自己的。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努力想帮忙的三日月简直温柔到不像以往的他,害得自己越来越理不清感情,隔天他又对着自己说失忆了。

「告诉我。」三日月都快忘了自己本来就是个骄傲的人,就算对鹤丸也是一样,他不想再搬什么失忆当借口,就算会伤害恋人他还是打算解决这件事。

鹤丸看着天花板一会儿,叹了口气还是把这件事情招了,不过还是泄怒似地抓起枕头往他身上挥,没有节制力道的那种。

那个人是三日月的病患,并非因为三日月而捡回性命,只不过是像鹤丸的爷爷那样被看过几次门诊的普通病号。一年前频繁地指定三日月看病,院方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毕竟三日月的脸蛋与医术也不是普通等级,默许他指定几次后就把那位病患转交给其他医生了。

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决定很妥当,包括三日月本人,显然他们太低估狂热粉丝了,那是不惜浪费医疗资源也想和喜欢的人见面的执着,敏感的三日月和鹤丸几个月后发现家里的信箱塞着一个快爆开的包裹,里面全都是三日月的照片。

包裹上居然还署了名,鹤丸忍着笑对三日月道:「这是巴不得你嫁给他吧。」

「你愿意吗?」

「快去快去。」

就算如此他们还是没当一回事,直到那个粉丝若有似无地透露自己了解两人的私生活,照片的选材也越来越让人难以忍受,引爆点在某张照片,上头映着压在鹤丸身上的三日月。

画面并没有拍摄到下半身,三日月和鹤丸也并非因为害怕被揭穿关系才想找偷窥狂出来谈的。知道别人涉入到如此地步令他们非常作呕,那段时间三日月只拥着鹤丸入睡,几乎不怎么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他们提出想见那个人,那个人很快就答应了,只说了地点和时间,赴约的人并没有特别限定。

「我去吧。他的目标可是你。」鹤丸提议,那叠照片某种意义上还是怪恐怖的。

「如果反向思考的话,也有可能是你。」如果只针对他,那之后另一叠鹤丸的单人照也不合逻辑。

「我们两个一起去?」再怎么解析也搞不清楚犯人的目的,其实这是最快的解决方法。

「不行,有一个要留在这里,另外一个人出事的时候才能赶快报警。」

「那也不能让我看着你做这么危险的事吧?」

困扰至极,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取得平衡,最后还是由鹤丸送三日月到约定的地点待机,三日月一个人去找偷窥狂谈判了。

意外地那个人也没有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他说自己只想和三日月说说话,可以的话希望能当个朋友,言行举止一点都不像侵犯他人隐私的变态。三日月在交换手机号码时拍下那个人的长相,说是方便纪录,随后让鹤丸直接开车到警局,报警。

然后偷窥狂就被逮捕了。只是那之后开始三日月经常忘记一些小事,接着愈演愈烈,终于有一天,他连鹤丸的事都忘的一干二净。

那就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三日月隔了很久都没有说话,鹤丸也累得摊在床上,在他以为终于可以睡觉之际,三日月又开口问:「发现偷窥狂呢?」

「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出狱了。三个月前我看过他一次,他从街上跟我们擦身,也不晓得是不是故意的。今天那声快门我不确定是不是他,只是他如果出狱了,能做的事情大概也只有这个了。」鹤丸耸耸肩,发现三日月微微皱着眉头,略微俏皮地用食指压上,道:「不用烦恼了,反正他再偷拍也不能改变什么,睡吧。」

「鹤丸。」

「嗯?」

「我试过不睡吗?那之后有没有失忆?」三日月提出这一整天来想到的解决方法。

「不管我说什么,你今天都不打算睡吧?」鹤丸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三日月,只好摇摇头:「没试过。但是如果真的没有失忆的话,哪天我也会把你打晕。我才不屑这种没办法根治的方法。」

「明明是文科生却有理科生的情感?」三日月笑。

「就是这样才有趣阿。」鹤丸把电灯关掉,躺回床上:「我要睡了。没事的话......不,有事也不要叫我。」

「晚安。」三日月打开书桌上的台灯,继续研究那些不存在的记忆。

夜色渐深,群星都起来与三日月相伴,半夜两点多,他拉开被鹤丸拉上的窗帘,头倚在玻璃上。他认为自己会失忆跟那个偷窥狂脱不了关系,但是他还不知道动机是什么,他可以肯定自己没做过需要被人报复的事,就算有也不致于那么严重。

还是其实是为了报复鹤丸?就这件事来说受到最多伤害的还是鹤丸,三日月知道像鹤丸这样的人肯定招了不少嫉妒,但他是让人讨厌不起来的类型,这方面他没有头绪。

「还是不行吗?」三日月以低声呢喃,犹豫了一下,决定坐卧在鹤丸旁边。明天,明天一早他就会去找那个偷窥狂,警局的纪录还能派上一点用场,起码由自己亲自打电话的话,那个偷窥狂或许还会乐得不得了。

只是他没想到,隔天早晨,自己下楼取报纸的时,会看见那个带着圆眼镜的青年,一脸喜悦地向他招手。

「宗近先生!好久不见了!」青年笑着说,肩上挂着的单眼相机因为太阳的照耀熠熠生辉。

评论 ( 12 )
热度 ( 50 )
  1. 时差不幸福春夏如故。 转载了此文字
  2. piemul832kt春夏如故。 转载了此文字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