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三日鹤】婚后不妥协条约

        三日月做梦都没想过他这样的人会需要相亲,不是自夸。而且更让人跳青筋的还在后头,就是相亲对象居然拿了份协议书过来,里面乱七八糟的内容他连看都不想看。

        「鹤丸国永......?请问您在做什么?」他确认自己已经调整过声音才开口的,不过听起来还是带着十足的不可思议。

        「这是婚后平等条约。」被称做鹤丸的人道,脸上笑嘻嘻的不知怎么看起来满满的挑衅味。

          今年二十七岁的鹤丸刚读完研究所就职,立志一年内赚到第一桶金的他却突然接到老家的电话,说什么祖父临终前把遗产都留给自己,还没来得及高兴,母亲又补了一句:「你在两年内结婚就能拿到全额,两年内没有人认领会自动捐给国家。」

        他什么都没来的及说就被挂了电话,正愁着要不要找个人假结婚,老家那里又来了一封信,里面装着相亲对象的资料。先不管他相不相亲,对象的资料上写的性别是男性,父母什么时候那么开明了?

        「找个女孩子你还会结婚吗?15岁多一点你就出柜了,不要糟蹋人家女孩子。」打电话母亲没接,发了讯息得来这样的回覆,鹤丸记得出柜那时父母气得差点闹家庭革命,果然钱这种东西还是很好使的,就连自己也放下赚到第一桶金的梦想,从天而降的钱嘛,谁不要。

        他好好看了相亲对象的资料,越看越眼熟。妈呀,这不是公司对面那个大看板上的人吗?目前他就职的律师事务所的最大竞争对手,三条律师事务所的三日月宗近。

        本来想马上收起来的,结果却被比自己小一点的同事看见了。狮子王一脸诧异的指着照片上笑得人畜无害的三日月难以置信,几近大吼般道:「你要和三日月相亲!怎么可以找那种对象!」

        所以说,那个性别为什么不吐槽。鹤丸收尽所有办公室的目光,抓着狮子王的衣领回吼:「不是跟他!我会拒绝。」

        「少来了,你的口才有大律师的一成吗?」

        「我会逼退他。」鹤丸信誓旦旦地宣言,不过要逼退辩才无碍的对手还是没什么法子,邻坐的莺丸全程围观后拿起手机传了简讯,「你需要相亲?男的?」

        「老家的需求,男的好离婚。那个人如何?」

        「脑子笨了一点、长的还算上相,人气挺高。」

        他如果只是脑子笨一点就好了。此时此刻的三日月想,他甚至怀疑鹤丸有没有读完小学,那份条约让他的教授看到估计都要气疯了,三日月还想复印一份给鹤丸所属的事务所,好告诉他们的BOSS审慎用人。

        鹤丸觉得自己简直是天才,还要谢谢同事一期的弟弟──药研的提议,婚前条约确实不少见,搭配上他如影帝一样精湛的演技肯定能让三日月死心,假结婚还是要挑对象,温柔又香香软软的妹子才是好归宿,就算三日月真的同意,条约上的内容也够折腾他了。

        「你刚才说没有协调的余地?」三日月皱眉细看条约内容,翘着的脚不自觉放下。

        「对,一个字都不能改。」鹤丸笑着说。

        「公平起见,我认为我应该有协调的空间。」

        「大律师,」鹤丸缓缓开口:「放弃就好了,为了一个男人值得这么低声下气?」

        「我不想说到这个份上的。据我所知你有遗产但是拿不到手,条件我也探听到了,你如果不让我修改条约的话,我有办法让你二十年都结不了婚。顺带一提,我还可以让你马上被开除。」三日月转换成打官司的大律师,一句一句听得鹤丸瞪大眼睛。

        「你怎么探听到的!?让我被开除又是怎么回事,我才不相信BOSS会听敌人的。」底气不足的质问就像羽毛一样一点都骚扰不了三日月。

        「我不行,但我的学生可以。你老板的弟弟目前的老师是我,他可是出了名的溺爱弟弟,你觉得结果会是怎样?」鹤丸目前在的事务所有他最仰慕的人在,他争取很久才挤进来的。

        恶魔,鹤丸一边看着三日月利索改着条约一边咒骂,三日月重重签下名子后把文件丢还给鹤丸,鹤丸正咂嘴欲撕掉手上的几张纸,手忽然被人拉了一把,一个踉跄就撞上三日月的背,他揉着鼻子嘶嘶叫了几声,猛力一甩却没有甩开三日月的手,鹤丸瞪着人问:「干什么?」

        「跟我去的地方。」手就这样一路被拉着走,不时又撞到鼻头,不时被踩了几下,好几次下楼梯都差点摔到三日月身上。走路这点事我还是会的,鹤丸说,三日月没理他,手又被握得更紧,鹤丸怕自己忍不住把三日月推下楼,他决定闭嘴。

        不要提为什么有电梯他们还走楼梯这个问题,无解。他们来到地下一楼,三日月把不情愿的鹤丸塞进车里,以平稳的车速一路开到市役所,沿路鹤丸的表现从叽叽喳喳到沉默,三日月让他下车时他还紧紧抓着安全带,用看怪物的眼神看三日月。

        「你来这里干嘛?」

        「登记。你的条约我已经答应了,下一个步骤不是登记吗?」

        「对对对、等一下,不是不是!相亲不是应该多约会几次吗?我们应该要好好了解对方才对。还有婚礼、婚礼也是必须的吧。」律师的技能不是打嘴炮吗,为什么他面对三日月只能胡说八道?

        「假结婚需要婚礼?随便你吧,之后再办。你同意嫁给我,我也同意娶你,这样够了。」三日月拔掉车钥匙,只剩丝丝凉气环绕车内。

        「我连条约都还没看阿!我没有同意!」鹤丸想打电话报警。

        「我只是针对我的部分做了微调,你还是可以行使你的权利。」

        「那我申请不要现在结婚。」

        「那不在条约的范围内。」

        「还是你害羞了?」三日月解开安全带往鹤丸身上压,伸手拉住他的领带,并且在他的耳边低语:「不会那么快就洞房。」

        鹤丸推开三日月打算进一步的手,反过来拉着三日月的领子道:「不就是结婚吗,谁怕谁。」

        车里燃起另一种热度,鹤丸说完便甩着车门下车,三日月跟在他身后慢慢走着,期待今后暂时的安宁生活......才怪,鹤丸绝对会单方面跟他没完没了。

        办公人员迎来了第一对登记的新人,只是他们之间的气氛就像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欠了穿着白色西装的人几千万不还一样,她隔着玻璃都能感受道露骨的杀意。 「这位先生,您是被强迫的吗?」她只是好心关心一下客人,谁之后鹤丸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我才是被强迫的!」

        「好的。」办公人员飞快地办理好三日月和鹤丸的手续,她觉得那块玻璃再久一点就会被鹤丸拆下来。

        拿回证件的时候,鹤丸看着已婚那两个字懵了一会儿,接着在配偶那栏瞅见三日月的名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看完修改条约之前不准靠近我。」

        「随便。」

        几年都等过来了,还会在意短短的几分钟吗?

评论 ( 17 )
热度 ( 163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