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三日鹤】来一场相遇?(补完)

前文已删,今天发出来的是补完版本,已经看过的人直接从粗体部份开始阅读就好了

补完契机就当作是我睡不着吧

故事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没相遇。

市中心的某个角落,有一间装潢简约的咖啡厅。

营业中的挂牌前一步才被翻过来,后头就已经有人光顾了,这件事很稀奇,鹤丸朝来者笑了笑:「欢迎光临,需要什么?」

西装笔挺的男子看了菜单一眼,对鹤丸笑:「黑咖啡和三明治。」那个表情看上去连眼睛都像是在笑,鹤丸心不在焉的猜测有关这名男子的事情,不自觉被自己的想像给逗笑了,还发出了笑声。

「怎么了吗?」依然是刚刚那个表情,男子问着。

「没什么。」把客人的商品包装完毕,鹤丸收起小心思:「谢谢惠顾!」

突然觉得,有点像那篇故事的开头。

三日月一大早便接到来自秘书一期的急电,说是弟弟们相继染上流感,这两天恐怕得请假照顾他们才行。一下就准了一期的假,三日月一如既往地着装完毕,忽然想起早点都是一期到公司后给自己准备的,只好在上班的途中,沿路随意寻找感兴趣的店家。

又一个红绿灯过去,再不找间店家就得吃公司内设难吃得有名的菠萝面包止饥,他干脆随意把车子停在路边,悠悠哉哉地到处看看,说不定能意外挖到宝,全然不在意迟到问题。明明早上还有商务会议。

走过几间店都没有勾起他的兴致,眼角扫过前面剩余的店家,终于看见一间令人满意的咖啡厅,看也没看营业牌便走了进去。

里头唯一的人距离他有些近,那个人身上带着淡淡的咖啡香,露出微笑:「欢迎光临,需要什么?」

菜单上罗列着好几种建议搭配,不过都不合三日月的胃口。最后他点了一杯黑咖啡,外加一份三明治。接到订单后,那个人俐落的冲了一杯黑咖啡,明明没有特别提醒却明白不需要加糖,烤箱清脆的提醒声接着响起,把所有东西都放近店内特制的纸袋,那个人递出纸袋:「谢谢惠顾!」

走出咖啡厅后,三日月拿起纸制的杯子试喝,很合他的口味,加一点糖都嫌太甜。他回望那间咖啡厅,刚才那个笑的灿烂的人出现在脑海里。

下次再来吧,他想着。

所谓的下次来得很早,隔天相同的时间,鹤丸一翻过营业牌,门就被推开了。

转过头时险些撞上来者的胸膛,鹤丸不适应的退了一步,发现是昨天那个西装笔挺的男子。

「欢迎光临。」鹤丸看着这位心急的顾客,嘴里喊出已经不知道说过几次的话。一样的点餐,一样的过程,只是这种安定的模式被男子打断。

「谢谢。」男子伸手拿走早点时不经意擦过自己的手,没有产生恶心的感觉,鹤丸笑着目送那名男子离开,搓揉着被碰到的地方。

好温暖啊,跟笑容一样。失神望着男子身影消失的地方,鹤丸感叹。

下次还有机会见面就好了。

之后三日月变成了常客,每天准时出现在咖啡厅里。一期很感动老板终于能体谅他,可以自己准备早点了,不过另一个挑战是───三日月迟到。

对三日月购买早点的地方有耳闻,他知道那间咖啡厅何时开门,这却不是可以说服董事的理由,人家专程到公司来开会,老板居然比客人晚就坐,实在不是得体的待客之道。一期希望三日月起码在有会议的时候可以准时上班,不然他宁可早上多跑一趟早餐店。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三日月的口气从容的不可思议,在一期疑问的眼神下,他继续道:「如果他们可以接受视频开会,不是什么都解决了?你更不用那么早来准备事宜。」

然后他丢下还在理解状况的一期,飞快地敲打键盘,把各个董事都抓出来联络一遍。

一期不晓得三日月到底都说了什么,居然没有人提出异议,他的上班时间直接延迟两小时。

「以后你就可以好好陪弟弟们吃早餐了。」三日月笑的灿烂,一期却不晓得这么做到底是谁获益最多。

之后每到公司制定的开会时间,某间咖啡厅里总是响起充满商业机密的谈话。

起先鹤丸不知道三日月在谈些什么,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突然觉得现在听到的应该不是常见情报,至少他不应该知道某间公司下一个投资项目,和那项商品的开发状况。

于是他好奇的跑过去一探究竟,三日月仅仅望了他一眼,没有赶走他的意思。鹤丸被萤幕上众多的中年人吓了一跳,那些人更被鹤丸吓个半死,情急之下不管鹤丸还在,慌张地质问三日月:「怎么回事?你现在在哪里?」

三日月又看向鹤丸,感受到视线,鹤丸也看着三日月,他一脸要鹤丸回答的表情,看来是连自己在哪间店都不晓得。

「OO咖啡厅。呃......一楼。」看着中年人们的反应,鹤丸觉得有必要详细说明这位大老板的谈话环境。果然,所有人目瞪口呆,及时反应过来的几乎是带着哭腔哀求鹤丸给三日月找一个密闭式的空间,不然公司这下可能要倒了。

咖啡厅不太可能有包厢,鹤丸只好把三日月往吧台塞,两个人就这样挨着肩各做各的事。董事们好奇三日月怎么这么不提防鹤丸,鉴于三日月是老板的份上没人敢去问,这个问题最后是由当事人问出来的。

「你不是那种人。」三日月撑颊看着鹤丸,被盯着的人看了看刚刚泡好的咖啡,不情不愿地递过去。

「哪里来的自信?我要是女生还能当作搭讪。」随意烤了片吐司当作早餐,鹤丸嘟嚷。

「因为是你。」

得,根本什么回应都没有得到,他怎么会肖想这只商业界的老狐狸的真心话呢?

然后三日月待在咖啡厅的时间越来越久,例如现在,刚过了午餐尖峰时间,他还像个大爷似的待在柜台,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敲打打,萤幕上显示着鹤丸不管怎么努力都看不懂得东西。

决定放弃理解那些无解图文,鹤丸把营业中的牌子转过来,并把窗边的帘子拉上准备小睡一觉。三日月察觉到光线的变化,抬起头看向趴在某张桌子上的鹤丸问:「午睡?」

「一直都会。对了,你这么晚还待在这里没关系吗?」顶着一张半睡不醒的脸,鹤丸说话的同时还打了个呵欠,可见三日月打扰到他长久以来的习惯了。

三日月不置可否,反过来问鹤丸:「我还在呢,就这样睡着真的好吗?」

「要是有那个企图早就做了,这间咖啡厅其实没什么营利不是吗?」鹤丸趴回桌上,声音听起来不怎么清晰。

「有啊,至少我喜欢。」

鹤丸懒得吐槽三日月的文不对题,头一歪即进入梦乡。

那天下午他睡得不错,连敲击键盘的声音仿佛都变得有节奏般,成为舒适的背景音乐。

然后起来之后他发现三日月居然还在,一直到咖啡厅打烊。于是他理直气壮地指使三日月打扫东打扫西,咖啡厅一下子就收拾的七七八八,三日月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你怎么回事?」鹤丸才觉得有些蹊跷,三日月的下一句话瞬间让他什么都无法思考。

「借我住一晚。」他记得三日月是这么说的。

他们到了咖啡厅的三楼,看起来不算狭小的空间映入三日月眼中,整体和咖啡厅的风格差不多,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同一人之手。鹤丸丢给三日月一条干净的毛巾和一支牙刷,催促他赶快洗澡,他还要洗衣服。

其实鹤丸听到三日月的请求时第一个反应是那些质地高贵的西装衬衫怎么洗才不会坏,他相信这个人家里肯定会有一两个佣人来处理生活琐碎的大小事,搞不好自己洗坏了还得赔钱,这才是他担心的。

至于让不熟识的人进入家中的N个安全问题都被他抛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梳洗完毕后三日月穿着鹤丸的衣服四处晃晃,然后发现鹤丸带着黑框眼镜,前方摆着一台笔记型电脑,而纤细的手指不停在上头打上一行又一行的内容,仔细一看,俨然是一篇篇幅不小的小说。

他对鹤丸的另一个嗜好感到讶异,指着萤幕笑:「你的作品?」

貌似进度正好到了一个段落,鹤丸停下动作,抬头与三日月对视:「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就是了。」

三日月直接操作电脑浏览鹤丸发表文章的平台,鹤丸也不介意这么唐突的使用,反正他的电脑里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找到第一篇连载,三日月开始进入鹤丸所创造的世界,轻松而不无趣,很像鹤丸写出来的东西。

文章最后显示着人气统计,果然,很多人都喜欢这类型的故事,几乎每一篇文章的人气与评论都多得惊人。

「人气作家?」三日月总结。

「过奖。」鹤丸起身让座给三日月,拿着几件衣物准备到浴室泡个澡,却被三日月拦下来:「没有考虑出书吗?」他继续看着鹤丸的连载作品,认为这个方法的成功率不全然是零,何况鹤丸还有这些数量众多的忠实粉丝。

「有想过,可是放弃了。」鹤丸笑咧咧的回应,即将进入浴室里时三日月的话让他着实吓了一跳。

「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投资。」

「希望完结之后还能听到你这么说。」

他大概知道鹤丸为什么那么说了,一阵子之后的某天,他在下班后的闲暇之余点进了鹤丸连载小说的网站上看着明显暗喻悲剧的结局,底下读者的一片哀号和自己的心情相仿,果然都是不太能接受长期追随的故事就这么结束了,纷纷留言希望鹤丸能补上番外篇之类的作品好让大家知道角色曾经幸福过。

大概是留言的数量太多了,三日月还在浏览的时候便刷新到鹤丸最新发布的文章,明确表示故事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不会再有任何补完,虽然开放了二次创作,但原作的结局还是希望大家不要作更动。

看到这里时一期已经将他送往家中了,简单核对过明天的行程后,他再三提醒:「因为明天早上还有视察的行程,所以我会提前一个小时来接您,麻烦您不要再乱跑了。」他说的是有好几天三日月跑到鹤丸家过夜的事,好几次隔天找不到人的一期实在受不了老板不提前知会一声的习惯,总要在前一天再三提醒。

「嗯……那个行程能延后吗?」三日月依旧低着头看着手机,问道。

「不能,厂商那边也是排除万难才调整到空档让您亲自验收的。」

见三日月未答覆,一期本来还想多说点什么,还没开口却先听到:「没关系,你明天到鹤丸那边载我吧,或者我自己开车过去。」不待一期再说点什么便下车往自己的车走去,目的地是鹤丸的家。

「唉……。」一期放下尔康手,在明天准点上班以及提前去鹤丸家找三日月中选择了后者。顶多年终的时候多要求老板加薪就好了,搞不好等三日月追到鹤丸后奖金还能加倍呢。

「谁?」鹤丸身上散发着泡面的化学味,平常做的料理已经够多了,正如厨师不会天天下厨般,鹤丸回到家后其实常常懒得开火,家中的泡面塔总是维持着一定有的高度。

三日月知道鹤丸不爱提前用猫眼看看来者,晃着手里的稀饭问他能不能进去晚餐。

鹤丸看着他手里的两碗稀饭,脸上虽然不置可否,身体却主动侧过让三日月进门,反正这也不是对方第一次唐突打扰,有时候还死皮赖脸地要求过夜,家里都有三日月的换洗衣物了。

回到餐桌后三日月移开了鹤丸吃了不到四分之一的泡面,换成热腾腾的稀饭,道:「胃不好就不要吃那个了。」鹤丸见状也没吱声,乖乖地拿起汤匙进食,几分钟后像是突然想起眼前还有三日月,问:「你来做什么?」

三日月指了指鹤丸放在客厅桌上的电脑,「为什么写了那种结局?」敢情大总裁也成了自己的读者,还是那种可以亲自递刀片的,自己怎么就放了他进来?

鹤丸知道三日月察觉其实他有很多种结局可以发展,自己却选了最坏的那个,「没有为什么,一开始就决定是这个结局了。」

「在你失恋之后?」

「是分手。」

「我以为我的出现能让你改变结局。」起码不是现在这种。

三日月会这么说的原因是打从第一次看到这篇文章就觉得自己实在和其中一个主角太相似了,不管是从职业到个性,除了鹤丸描述的外表以外几乎无异。

「我也这么觉得,所以一开始看到你的时候还以为是我写的人物因为提前知道结局所以跑出来抗议了。」鹤丸轻笑。

「那你现在有心情恋爱了?」结局的两人最终分开并各自婚嫁,他认为多少都反映了鹤丸目前的心态。

鹤丸摇摇头,「就算有也不会是和你,大总裁。要面对的事情太多了,我很累,只想好好开个咖啡店糊口。」

「原来你这么脆弱?」

「恋爱不行,当炮/////友倒是还能接受。」鹤丸捻过黏在三日月嘴角的饭粒吃掉,笑吟吟地说。

「我还是要声明,我和你的前任不一样。」三日月最终没能说服鹤丸,老实地收拾餐盒到洗手台冲洗,顺便解决了那碗泡面。

他从厨房出来时鹤丸已经进浴室洗澡了,无所事事的三日月拿出公事包里关于明天视察的资料,并开始在上头批注。

「你今天要留在这里?」十分钟后鹤丸顶着湿润的头发出现,嘴里还喃喃道你的衣服收到哪里去来着。

「不用找了,」三日月打断鹤丸的动作,「反正之后也要脱掉。」语毕,他贴上鹤丸微启的嘴唇,把鹤丸的那声「哈?」吞进肚里,等双唇再次分离时,鹤丸喘着气问:「你要做?」

「我不介意从炮/////友转正的。」三日月抱起鹤丸往卧室走去,轻啄他的脸颊。

凌晨时分,鹤丸被纸张摩擦的声音吵醒,他睁眼看见在床边戴着眼镜的三日月,本欲起身却因为腰上传来的酸痛而放弃。意料之外的是身上的清爽感,他没想到三日月居然帮他清理干净了,自己这是睡得多沉才没有感觉。

「吵醒你了?」三日月把资料放到有台灯在的柜子上,低头看着鹤丸。他实在受不了三日月眼里的深情,不禁转头移开视线,「你明天那么忙还来干嘛?」

「谈恋爱哪有不辛苦的。」三日月低笑,换来鹤丸的白眼。三日月摘下眼镜并关掉台灯,顶着鹤丸疑惑的视线解释:「差不多看完了。」并从后背抱住碎念明天出错我可不负责的鹤丸。鹤丸试图挣脱三日月的怀抱未果,一边疑惑三日月是哪里来的怪力一边说服自己炮都打了被抱一下也不会少一块肉,何必那么小家子气追究个没完,点点头,再次进入梦乡。

隐约感受到有人亲了自己的额头,闹钟响起时身旁的被子早就没了体温,恍惚间像是回到以前的生活,鹤丸甩甩头准备继续睡,手机倒是适时得阻止他偷懒,响起了。

「干嘛?」不用想都知道是那个拔/di/ǎo无情的大总裁,鹤丸没好气地接起电话,从语气就能感受到他对打扰自己赖床的人有多不满。

「你今天不开店吗?」三日月对这样的鹤丸感到新奇,以往的鹤丸对自己总是客客气气甚至是生疏,大概是昨天表明自己的目的后鹤丸觉得不用再装了,现在仿佛刺猬般扎人,却是新生刺猬的虚张声势,刺都是软的,好不可爱。

「你知道我还要开店的话怎么不节制一点?嗯?」他的腰还是酸痛不已,今天没营业的损害他哪天一定要向三日月讨回来。

「我开着免提哦。」对面沉默了几秒,挂断了。

一直没开口的一期听见嘟嘟的声音,忍不住问三日月:「您这样以后还进得了鹤丸先生的家门吗?」

三日月对着后照镜㨪了㨪手中的钥匙,「不用他开门了。」

一期为鹤丸默哀了十秒,接着听见三日月吩咐:「视察期间你去买个药膏,结束了就载我回去吧。」说的是去鹤丸家。

嘴巴上不说,一期觉得三日月在追求人的方面还是挺在行的,吧?

另一边打算出门买个早餐的鹤丸在发现藏着备用钥匙的花盆被动过,进而知道三日月拿走钥匙后,开始思考一天内换掉锁头和打一把新钥匙是不是可行的。

该死的资本家,下次再让他进门我就是猪头。

于是鹤丸这个猪头的称号一直到很久以后都没能卸下。

年度报告结束的后几天简直是一期忙碌后的天堂,三日月因为公司上一季的营利可观,给所有公司的员工放了三天的假,自己终于可以带着弟弟们出去玩一趟,毕竟工作后想这样的时间实在少之又少。

而大总裁这边可不是事业爱情两丰收,鹤丸因为备用钥匙的事情气了两天半,剩下的半天三日月被要求帮忙大扫除咖啡厅,回到(鹤丸的)家后还要帮忙揉腰以赔罪,他这几天睡得都是沙发,最后一天晚上才被允许上床,纯睡觉。

倒也不是完全没进展,起码他开口追求鹤丸的时候人都没有表现出不悦的样子,而且鹤丸的真性情一下子就全展现出来,像是没了顾忌般让三日月觉得距离又近了不少。只是鹤丸绝口不提前一段让他灰心的感情,他知道心结很难解开,却也不想一直待在鹤丸心的门外。他几乎是定居在鹤丸家中,没事的时候就泡在楼下的咖啡厅,董事会已经对他不来公司见怪不怪,却还是对鹤丸放不下心,鹤丸第十次丢垃圾时感受到偷拍以及跟踪后,回到店里头打断正在会议中的三日月,冷着脸说:「你们有本事把他拎回去公司,成天找人偷拍我有什么意思,又不是我不让他回去的。」

三日月像是不知道居然有这种事情一样看着远端显示的董事们,一副你们竟敢质疑我信任的人,让按奈不住的董事终于出声:「我认为再怎么样都不应该三番两次在来历不明的人附近讨论公司决策,诸位觉得呢?」

两三人应和,三日月默默记住这些企图掌控自己的脸孔,听见鹤丸回覆:「来路不明?你们不是早就花钱调查清楚了吗?」

三日月草草堵住濒临爆炸边缘的董事们,声明下周的会议再做调整,阖上电脑拉住要离开的鹤丸,说了句抱歉。

鹤丸甩开他的手跑回楼上的房子,无奈之下三日月只能帮他把店里收拾干净并拉下铁门后跟着上楼。

一关上门鹤丸就迫不及待地问他:「怎么样!」

三日月不禁笑出声,对他竖起大拇指。

虽然营收上一直都有成长,三日月也发现董事会不老实的人开始露出马脚,他并不意外会有人挖钱,这些商场上的老狐狸没有一点好处是不会安份地让他坐在这个位子上的,鹤丸的事情只是恰好让他查出谁开始耐不住性子想对付自己。

本来以为鹤丸不会同意帮助他,没想到鹤丸不仅答应了还做得比预期更出色,套一句鹤丸的话,「你现在是我最大的顾客,你倒了我就没有钱赚了。」

「你就不怕我贪图更多吗?」

「你除了我的人还图什么?要咖啡店随便找块地开一间啊。对了,店长的人选我推荐一期!」搞得一期最近老是被三日月找麻烦却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真要把他们弄垮还是很麻烦吧。」餐桌上,鹤丸推开三日月欲夹入他碗里的菜,自己夹了块肉塞进嘴里。

「文件其实准备得差不多了,但是我想一网打尽,所以还要等几个沉得住气的人破功。」那坨菜最后被送回三日月口中。

「反正他们不要搞绑架那招就好了。」三日月很好奇鹤丸到底看了多少庸俗的偶像剧才能想出这么老套的威胁,后来又想到这并非没有可能,慎重地告诉鹤丸明天开始跟着自己行动,没有营业损失的金钱他会补偿。

当然,会轻易答应这种要求就不是鹤丸了。他皱眉拒绝配合三日月,一个大男人何必被保护得那么紧,以往的岁月还不是好好活过来了,再者,就算董事会绑架他也得不到任何好处不是吗?

三日月表面安静实则飞快运转脑袋思考着,虽然任由鹤丸落单确实不安全,却也不至于将他拎在自己身边。他答应鹤丸不会强行让他和自己一起行动,但是他配给他的保镖一定要在他身边五米之内,大概半年后就可以撤除了。

最终绑架这种离奇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三日月得知的当下简直不敢相信董事会有这么愚蠢的人参和在内,原本打算把搜集来的资料公布以便把那些老东西拉下来泄恨,彻头彻尾调查后才发现凶手居然是自家父母,事情一下就变得尴尬了。

当然说得不是三日月而是鹤丸,人家甩钱要自己离开他们的儿子,他情不自禁说出电视上看到的那种「给我多少钱我们都不会分手。」的台词,虽然委婉了点,可是大意是一样的,气得他们把自己流放到远郊的一个房子中。虽然可以自由活动,但是所谓的远郊是真的远得让人摸不着头绪,虽然没有空运船运让他知道自己还在本国,但是身处于一个连信号都收不到的地方,他觉得自己和那些长年等待子孙回家的邻家爷爷奶奶们一样的无助。

当然,他从来没有担心过是否能回去这样的可能。按照三日月时不时跑到咖啡厅蹭吃蹭休息的习惯,鹤丸的消失不出三天就能被察觉了,毕竟相遇至今鹤丸从来没有在其他地方过夜。耽搁的几天大概是查出幕后黑手并且正在解决问题,好歹也是自己的父母,突然的出柜不能马上被接受也是理所当然。

想到这里鹤丸痛斥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管好嘴,实在太不符合炮/////友的人设和道德了,他可不是要转正的那位。只能解释成弥补过去没能说出口的遗憾吧。他伸了个懒腰,准备出门跑一跑,在都市的时候周三的晚上自己都会走一趟健身馆,可不能因为这些事情就耽搁了。

自由活动的期间三日月父母雇用来绑架的打手会监视鹤丸,虽然不至于贴身,不过出了上厕所外他们距离鹤丸都不会超过三米。令鹤丸惊讶得是不晓得是否是自己过于配合的缘故,打手们都没有露出想伤害鹤丸的意图或举动,他们只是盯着他,像是仅仅确保他不消失。

如前几天般,鹤丸在慢跑沿途能经过的加油站停下来小解,打手们则是站在外头等他。这种地方的厕所通常不是很整洁,流露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结束小解急忙离开的鹤丸没听见后头的隔间传出解锁的声音,更没有看到出来的人,即将走到出口前被拉住手臂,惊呼都还没发出就被捂住嘴。

「久等了。」不轻不重的耳语响起,鹤丸忍着气息轻声问:「你怎么在这里?我以为还要好几天。」

或许同样忍不了厕所的味道,三日月显摆不到一分钟就出去了,走着走着就被拉了回去,鹤丸惊讶得看着他:「做什么?你爸妈派来的人在外面!」

三日月愣了一秒便嗤笑道:「你以为我怎么会在这里。」打手早就已经全部替换成自己的人了。

得知消息的鹤丸狠瞪着监视自己的保镳,耍他好玩吗?想到是三日月授意,原本要没收三日月的备份钥匙,顿了顿,又对着他大笑:「所以你在厕所里等了那么久只为了逞一下威风!哈哈哈哈!」

威风没逞到,好感度是加了,同时三日月在鹤丸心中高大的人设也塌了。

回家的车程中,鹤丸没有问三日月事情解决得怎么样,三日月也没问鹤丸跟父母摊牌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双方在等谁先受不了开口,获胜者理所当然是三日月。

「你看你爸妈也不喜欢我,不然你别追了?」

没有回应。

他接受三日月审视的目光,说:「趁还能毫发无伤抽身,不要弄得那么尴尬。说不定以后我还能参加你的婚礼。」

「我说过我跟你的前任不一样。」

这几个月三日月算是搞清楚鹤丸上一段恋情是如何终止的了,爱过,但最后另一方迫于社会舆论选择与其他人共建家庭,婚礼当天鹤丸才知道。确实受伤了,却也没有伤得那么深,鹤丸只是觉得以后应该避免相同人设的恋人,没想到三日月就出现了。

「不是、唉,我没有......,算了。抱歉,可能下意识就那么说了,但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是。你有没有想过你陷得比想像得深。」

没有回应,不过鹤丸的表情透露着他不想讨论下去。

「那我问你,跟我父母说得话是什么意思?纯粹让我难堪?」三日月显然不想放过鹤丸,每当话题进行到这里就不了了之,他可不愿意当鹤丸爱情的陪跑。

怎么他每次都正中红心?鹤丸在内心哀嚎,脸上还是原先的表情。

「更改目的地,直接回家。」三日月终于实行了霸道总裁的人设,绷不住脸的鹤丸急忙开口:「干嘛?你是嫌我被流放太短?」

「到了就知道了。」

鹤丸就不乐意了。眼见已经到了有人烟的地方,估计下车后能打得到车,他原想在停红绿灯之际逃跑,手摸到把手试图打开车门未果才想起来上车后车门就已经被锁上,加上他身无分文,说要打车可能也没有人愿意载他一程。

无奈打消主意,虽说不知道三日月是否有意造成这个局面,他对三日月的手段还是大为吃惊,将来在一起后绝对不能和他对着扛......呸呸呸,谁要跟他在一起。

三日月见鹤丸安分下来后也陷入沉思,他其实还没想到要如何说服父母接受这件事,耽搁的几天是因为董事会不安分的那几个人听闻鹤丸出事,大概本着三日月无暇顾记公司即污了不小笔钱,原本就因为鹤丸而苦恼的三日月藉由公开资料把那些人拉下位抒压,也借此逃避父母的追问。

他看了鹤丸一眼,金黄色的眼眸笔直地看着前方,嘴里不知道在嘟嚷些什么,就连普通的一言一行都格外吸引他的注意。三日月投降,他是真的陷下去了。纵横情场多年的人最终败在一个小咖啡店老板身上,真丢人。

各怀心思的两人一个小时后抵达目的地,鹤丸即使到下车后还想拔腿就跑,无奈三日月老早就拉住他的手腕,鹤丸至今仍不懂一个在健身的人力气怎会小于他。

表示自己不会逃跑的鹤丸被三日月用着原来的姿势拉进屋,鹤丸放弃说服三日月这样会更加刺激叔叔阿姨,也就由著他这么拉了。

果然,四双眼睛相看无语,撇开三日月妈妈见到他们动作而紧握的拳,还算和谐。

「我喜欢他。」三日月突然道。

三双眼睛唰唰齐看向自己,三日月仍然淡定,重申一遍。

空气陷入沉默,鹤丸在旁边看着三位企业家的眼神交流近半个小时,到离开时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回去吧。」鹤丸看见一期开着车等待自己,额头被三日月吻了一下。

平常的话鹤丸早就回嘴了,鉴于三日月父母也在现场的缘故,所有不满化为一个眼神,他只瞪了三日月一眼就走了。

那双眼里还有另外一个意思,大概连鹤丸自己都没有发现,是留恋。

这次的分离会很久,这是鹤丸所预料到的,反正三日月的电话等等之类的还是會收到,聊的都是些生活琐碎的事情,只是他没有再三不五时往咖啡厅跑,他们除了四个半月之前的那次分离后再也没有见过面。

一期倒是时常出现,有时后点了一杯拿铁坐在店里和鹤丸谈了一下午的天,有时候只会匆匆带着一杯黑咖啡以及一份三明治离开,他们便成了朋友,其一拍即合的程度大概是再早点相遇的话鹤丸不介意和他谈一场恋爱的程度。

「你千万不要被老板听到这种话,以前有一阵子他想把我调去跑业务,大概跟你有关。」一期实在不想做情侣间的夹心饼干,虽然他们不是正式的情侣。

鶴丸莞尔一笑,催促他再不回去又要被扣薪水了。

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以至于某天一期过来的时候,鹤丸没有发现后座还有个人。

一期焦急地催促鹤丸把餐点送到车上,声称会议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开始了,鹤丸匆匆跑过去后,原本应该被打开窗户的副驾驶座取代为后座,鹤丸看见出现的人一愣,只见那个人说:

「炮/////友可以转正了吗?」

鹤丸被这个烂梗搞得哭笑不得,把餐点往后座一丢,回了一句便走回咖啡店了。

「不行,请你从炮/////友开始好好做起。」

鹤丸前脚刚踏进咖啡店,后脚就有人开门。

「欢迎光临,需要什么?」

「黑咖啡和三明治,谢谢。」

评论 ( 3 )
热度 ( 49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