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一种病。
医生说那是懒癌末期。

【68帝光青黄日】 起点之后

「哔——。」压哨球灌入篮框的时候,他记得全场一瞬的噤声,随后是如雷的欢呼。

他忍不住冲向前和队友一起拥住帅气结束全国大赛的他,此刻他眼里只有那抹青色的身影。

「哈哈哈哈!小青峰你真的太帅了!」尽管不知道他是否会听见,黄濑仍高兴的重复了好几次,直到青峰揽过他的脖子,那瞬间碰巧被篮球杂志给捕捉到了。

颁奖典礼上,他记得自己高高举着与同伴第一次一起拿到的奖杯,赤司站在中央,他站在青峰旁,同社的同伴们高举着二连霸的牌子,衬着他们身后的「百战百胜」,无声的宣告着他们称霸的事实,那几乎是黄濑这辈子最喜欢篮球的时刻。

三年级之后却变了调,少了虹村的领导和灰崎的找麻烦令他一喜一忧,他并非不相信赤司,但他知道从青峰渐渐放弃练习、紫原向赤司1 on 1到最后监督宣布他们可以不去练习,篮球就已经不是他一年前尽情享受的快乐运动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试着找过带领他进入这个世界的人,然而青峰只是躺在屋顶上,既不回家也不练习,全然没有自己当初所崇拜那样吸引人的背影。他赌气似地向青峰发起挑战,结果不言而喻,而经过几次之后,青峰也不愿意出来了,只留下颓然的黄濑,之后,他也消失在那个经历过好几十次1 on1的球场。

三年级的比赛几乎没有悬念,除了黑子还在垂死挣扎外,其他人都放弃了「团队」这个名词。黄濑尽管苦涩也无法表达什么,作为一个比同伴还要谙世事的人,他明白目前的僵局谁都无法打破,他不希望搞得大家拒绝比赛,更不希望彼此间断了友情,只好在比赛后厚着脸皮跑到大家身边像往常一样叽叽喳喳地说着。

最不买单的人可想而知,并不是恶言恶语,是连回应都懒得做了,黄濑认为初中三年级最累的事情莫过于遇上青峰,他有满肚子的话可以聊,听的人却连拒绝都懒。

他向来不是热脸贴冷屁股的人,所以他避开青峰了,跟他交流使自己挫败,却停不下在意他的心情。

「病了吧?」黄濑自嘲,纵使隐约知道这样的感情是什么,却笨拙地不知道该怎么表现,而且目前又是这种状况,告白也会被当成是玩笑。

将这样的感情藏进心底,必要的时候可以当作是曾经的错觉,僵局一直到毕业以后还是没有解决,黄濑也几乎快忘了这件事了。

情愫被强力的勾起是因为I. H的再会面,喜欢青峰的感情在不知不觉间茁壮成参天大树,他背着树假装它不存在,比赛上的互

动却强烈动摇黄濑的心,几乎是不自觉的对青峰说出不该说的话、尽了应该保留的力,还腿软得没办法自己站起来列队鞠躬。

他有听见今吉和青峰的对话,把不甘心的泪水抹去,他发誓下一次绝对会赢,于此同时也把大树砍到当作没出现,为了青峰,也是为了自己。

W. C上桐皇输给诚凛让青峰醒悟完全跌破众人眼镜,只有一次,黄濑想过为什么不是自己,明明初三以后黑子就不太参与社团活动了,到最后把青峰拉回正轨的却不是一直以来关心他的自己。

当晚他哭过,不过也就一次,他擦干眼泪,决定全心为了海常打到决赛。

他不知道为什么青峰为了自己打了灰崎,还在醒目的体育馆附近,他接到队友消息时气冲冲地踹了青峰家的门,仔细回想才发现他已经一年以上没有来过了。 「你干嘛揍他?」队友传给自己的照片随着手在颤抖,黄濑不知道青峰干嘛为了自己冒着葬送未来的风险,「我又没有拜托你。」

说完他就甩门离开了,他其实不想知道青峰是什么意思,反正一定是最没有希望的那个,忍着剧痛找了很久才找到计程车,他回到下榻的饭店休息,准备明晚回神奈川。

而目前这个情况则是他始料未及的。

笠松和其他人还没回到饭店,黄濑听见门铃后打开却看到青峰,吓得他再次甩门,把自己盖在棉被里,活像只鸵鸟。

「喂,开门。」青峰闷闷的声音听不出情绪。黄濑没有动作,他在前辈回来之前不打算再开门。

门再度被狠狠踹了一次,黄濑吓得摔下床,在青峰毁掉饭店的门以前连忙开门,又在见到面后陷入一片死寂。

「我有话要跟你说。」难得主动开口的是青峰,他的态度不算好、衣着也不是白马王子的装束,黄濑却发现他缓慢的心跳声此刻又开始喧嚣,自己根本就爱惨青峰了。

「黄濑,」青峰从口袋拿出一枚青色的耳环,「等很久了吧,我喜欢你。」

那是黄濑在青峰生日前一天打洞戴上、在放弃和他一对一后扔掉的耳环。

「……你怎么又在哭啊?」青峰把黄濑耳垂上的银色耳环拿走,将青色耳环戴上。

「……蠢死了。」黄濑揉着耳垂,感觉从那里开始到胸口都散着滚烫的温度。

「我也是。」

评论 ( 1 )
热度 ( 24 )

© 春夏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